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

Project failure,當然要炒PM啦(錄了一段youtube講形勢分析、感想與預測)

回家都好夜了,但今天發生很多事,所講的當然是「反送中佔中」事件,好有感覺,要寫寫感想。



細看今天身邊朋友對事件的睇法,藍黃絲都有,年青的又有,年長的又有,連做警員的也有,亦有其他地區的。對他們的意見,想抽幾個出來,再談談我的看法。

一位年長朋友:
「香港人真奇怪,個個都當自己是逃犯。今天又到金鐘搞一鑊,不知道要搞多久呀,真麻煩。」

一位認識不少警員的朋友:
「我好多朋友做警員,他們指不會再故意打人,除非被人攻擊才會還手,因為之前七警案與朱經緯都告入,真的要坐,不會傻了。」

一位whatsapp group朋友在下午突然說:
「開槍了。。。點解會搞成咁」

一位做警員的朋友:
「革命是要流血,這是常識吧,犠牲一兩個,無所謂啦。繼續衝,有安家費的。」

一位中年男性朋友的facebook post:
「男人眼涙不輕彈,我哭了......」
之後有另一位朋友留言:
「"奶媽"這個年號真的要改改,改為"吊喇媽"」

一位新任媽媽的facebook post:
「回家了,孩子天真的笑面,與電視複雜的畫面,形成強烈對比。
五年前,孑然一人,無所畏懼;
五年後,作為母親,戰戰兢兢,想著,在這乖謬世代,到底如何讓孩子安身立命。」

一位多年無見的朋友的facebook post:
「唔該你哋星期日有份行嘅成年人,而家即刻去金鐘幫手。你哋係有份叫啲小朋友出嚟。你一係就去金鐘叫佢哋和平散去,一係你就落去幫佢哋擋警棍。你唔好之前就講咩憤怒,而家啲小朋友出嚟付出,你哋就係度睇whatsapp睇新聞。
拜託,金鐘啲年輕人係度搵命博緊,唔該唔好坐係office換個FB profile就當付出咗,我真係覺得好嘔心。」

一位在港的澳門朋友的facebook post:
「2014年嘅時候,基本上大部分澳門人都化身藍絲指罵港人,到左今次我真係睇唔到以往嘅冷嘲熱諷,反而祝福嘅人好多。」


朋友多,雖然並非每位都有緊密接觸,但看看facebook或日常接觸到的朋友,可以話由深藍到深黃,或者政治冷感的都有。以上所節錄的都是我比較有感覺的言論,沒有問過他們就寫出來,不過沒有指名道姓,不要緊吧。

至於我如何看待這件事?好簡單,這是一個失敗的項目,進入了死局,當然要炒PM(Project Manager),即這個項目的最高負責人,特首。

一個項目,項目經理好大權,他會掌管一切,包括人、錢、時間、完成項目的方法等,但若項目不成功,項目經理無得推卸責任,不要說因為某某不幫手、某月下雨特別多、有突發事件、銅鐵價大升、不夠錢之類的原因,所有錯都是PM的問題。

黃又好,藍又好,大家都會想,2014年佔中,今天又搞一次了?搞什麼呀?又要搞多久呀?市民與警方都成了磨心,其實是源於一個項目的失敗。

這個項目,是修例嘛,可能特首都不想做。其實,我相信中央有一個方向,想搞搞走資,想搞搞走佬的貪官,這是大方向,是一個project的目標。然而,何時處理?如何處理?這都未必有一個明確指示。

執行這project,會有很多技術問題,包括如何達至該目的、何時是最好時機。這就應該由特首去想辦法了,因為最了解香港環境的是特首嘛。

香港法制複雜非常,中央實在懶得研究應該透過條改哪條條例去達標。情況就如一地兩檢,是釋法、修改基本法,還是演翻哪條基本法條文,也討論了好多年。

按此推論,以台灣殺人罪做引子,以修改逃犯條例作為政府責任去推銷,應該是香港政府想出來的。即PM決定了把這個project依這樣去幹,暗暗得到中央同意。

可惜,run the project時好差,沒有好好與建制溝通好,好多蛛絲馬跡都見到立法會中的建制派、商界,甚至中聯辦都好似不太理睬。後來到事情發酵,有點碰壁,才團結地說這是中央的意思,令各界歸隊。

又或者,這個project是否適合現在去run呢?有沒有迫切性呢?好似第23條,香港有責任去立法,澳門也立了,但何解十多年前在港推一推之後就沒有再推過呢?

向老闆反映實情,select project/ sell project都是PM的責任。但錯判了,sell了一個不應該於今天去推的project,或不應該依這方法去執行該project,PM要問責了。

此時此刻,project堅持繼續去,搞大了,回不了頭。百萬市民上街,一句「如期二讀」,真的可以當無事發生?我都心知大鑊。

但我也想不到,香港人佔領金鐘已經發展到這麼純熟輕易的地步,只需數輛車停下(撞車或死火),之後人群從四方八面「自動埋位」,不用什麼召集,不用什麼預演,不用太多時間,5年前的畫面又再出現。

那邊廂又有多國領事出聲反對,這邊廂又話罷工罷課,搞到整個局面內憂外患,又好似八國聯軍。阿爺在打中美貿易戰,煩到頭昏腦脹,這個PM卻搞了一個「大頭佛」出來,還間接再提醒美國那個「關係法」的談判子彈。

去到這個地步,還會如何收場呢?清到場又如何,立法會主席說哪天開會,市民又會再「自動埋位」,實在無得搞。

今日警方出了催淚彈,橡膠子彈。政府不撤回,再發展落去,難道要用實彈?出動解放軍?想想都心寒,不敢想。

不如回想一下,本來無一物,無顧搞個大project出來,去到中央常委出來力撑,令中央、政府、建制、執法機關等成了市民的對立面,而且看不見出路,終究是一個極失敗的project,project failure,當然要炒PM啦。

有消息指特首今次不能退,因為project失敗,不是PM被辭退就算,而是。。。想一想,又心寒了。

天佑香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q3XtejYOI&list=PLNeDHJwo46fl218rsTbbSKcAwdCTKc0DQ

139 則留言:

  1. 見文知你平安就好。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多blogger都無update。。。

      刪除
    2. 寫不寫、寫甚麼都不是問題,平安就好。

      T

      刪除
  2. X2。自己友

    回覆刪除
  3. Ali 当年也参与(大马)Bersih 3.0, 也试过催泪弹的滋味,(记得带包盐可以纾解催泪弹)。接下来继续Bersih 4.0, bersih 5.0。

    Ali想起一部旧电影《Braveheart》(1995)。故事背景讲述苏格兰对抗英格兰,里面其中一幕经典:


    当面对英格兰大军包围手持先进武器,而苏格兰民军手拿破烂牧刀时的一席话:

    苏格兰民军:(Fight)打?不,我们不想死,我们撤退,我们逃,我们可以活着!

    Wallace(主角):对,Fight,你可能会死。逃,你会活下去,至少一段时间。多年以后,你们躺在床上临死之前,你愿意付出一切来去换一个机会,就是一个机会回到这里,告诉我们的敌人,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他们不能拿走我们的自由!一起对抗暴政!

    上街,未必能改变。我怕被捕。对,Ali也怕,但是不能让腐败政府肆无忌惮。
    民主看是远如千里,但始于一步之遥,你愿意踏出第一步吗?

    回覆刪除
  4. 人家是土生土長賣身的,可是身體最誠實,一家拿英國國籍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指PM?是嗎?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5. crying! monster hk cop!!!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同立場的香港人站在對立面,又再次撕裂了

      刪除
  6. PM 已經走火入魔,從佢昨天的電視訪問已感覺得到,她的母子比喻更是啼笑皆飛。佢就係唔輸得,不會撤回。看著街上的年青人,我好痛心,真的很痛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在挽回這個爛project,往後情況將會更難搞。

      刪除
  7. PM 好多時都係跟老闆指示, 老闆話 BUDGET 係咁多, 時間一星期, 你同我死掂佢........馬死落地行, PM 仲同你度咩, 即刻去馬...
    又見前任PM 搞到成PAT 屎咁既都升官發財, 貪埋貪埋仲有得升做 DIRECTOR, 一於「二仔底, 死跟」, 甚至做得更加出色, 人地八十幾日至做到既野, 我第一日就搞掂晒。今次仲唔威威!

    5年前的爛攤子, 最後炒左幾個唔聽話既打工仔祭旗, 擺明係抽後算賬, 然而公司又有幾個人記得邊個被人炒左...個個打工仔心裡仲諗緊「年尾花紅有幾多, 買多層好, 定2房換3房好, 定係去日本玩下散下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公司內的政治,是社會的縮影。

      刪除
  8. 同埋睇得到每一次嘅 事件雖然結果係失敗, 但係一定會喚醒更多嘅人, 仲要睇到而家出街嘅全部都係 未來嘅主人翁。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止凡兄漏咗一句, 你都叫做係一個公眾人物, 唔多講, 你係真君子。

      刪除
    2. 唔怕!止凡兄在雪球也有發文,但有關64或者是修法的文章都未有發播在雪球上。

      https://xueqiu.com/u/3139726533

      刪除
    3. 雪球是把文章以簡體字貼一次,因為內地人看不到google blogspot, facebook,但任何文章內有任何關鍵字,都發不了,所以是「不能」,不是「不為」也。

      刪除
    4. 最好不要發,原因你懂的。
      貿易戰在國內叫做毛衣戰,取去拼音一樣。
      在國內那根紅線時高時低,保守起見,最好不要談論。

      刪除
    5. 多謝小薯兄提醒。想發也發不到,也沒有需要去衝那根紅線。

      刪除
  9. 看到林鄭說話,突然想到食神中既薜家燕,明知黯然銷魂飯好食,最後都係要頒獎俾唐牛做食神,唐牛戲中講:“挑,講咁多最後咪又係頒俾我”,原因戲中已有解答,可能從中就能看到一些林鄭說不出的秘密。

    我非香港人,而只是生活在鄰埠的小小澳門人,從未對政治感興趣,非藍非黃,但有些事,官為何要迫民迫到這份上呢。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天𧙗香港。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電影情節,有時都頗能反映真實世界。

      刪除
  10. 唉,既心寒又心淡
    有心無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本我以為香港人都已經心淡,但過去幾天看見,原來依然是那班香港人。

      刪除
  11. 林鄭真係戇居無極限!老細叫你做project 一個方法行唔通就諗下其他方法。 點會明知係條死路都向前行。另外我不贊同去衝擊警方和畫徹夜留守。 呢個係持久戰要保留實力。警察被夾喺中間都係好難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警方與市民做了磨心,應該terminate the project,這也是好PM的表現。

      刪除
  12. 假設,止凡兄你的工程被黑社會掃場破壞了。你會指責PM明知香港有黑社會,就不應按schedule開工嗎?

    又例如,止凡兄你的女兒被強姦了,你會責罰女兒明知街上有強姦犯,就不應在晚上出街嗎?

    止凡兄,何苦貼文blame the victim?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匿名兄意見,明白你的立場,但請別以這類比喻,有點令人不安,不太合適吧。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 一百萬個黑社會?有病兼白痴!

      刪除
    3. 和諧是大家有不同意見及立場,仍能互相理解。不支持政府的決定就被當作反對派,沒有證據就說某些人士收了錢等,更有人對他人人身攻擊等,真的非常心寒。止凡兄真的eq高,面對那麼多立場的人,仍能溝通

      刪除
    4. 這裡的氣氛還可以吧,在其他場地的政府爭拗留言,實在不堪入目。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13. 在香港現時這樣的政治氣氛下, 要是打開電視沒有香港人自殘的新聞, 我覺得應該感恩了.

    看, 這邊有香港人拿鐵馬衝擊香港人, 那邊有香港人拿噴霧警棍追擊香港人, 有香港人要求香港人參與傷害香港的運動, 亦有香港人說要出手阻止香港人賣港, 這些香港人打來打去, 是為了建設香港嗎? 結果, 你們快要把香港毁了, 你知道嗎? 輸贏真的那麼重要嗎? 贏了場扙, 輸了整個香港, 也在所不惜嗎? 趁事態還能控制, 大家也收手吧, 好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事實上,全部都是做秀,靠嚇無知的港人!

      反正,從2047年7月1日開始,香港多數實施一國一制。[大笑]

      1989年歐美在大陸攪64顏色革命失敗後, 轉而向在1997年回歸的香港下手, 大攪顏色革命, 希望香港一直騷亂直到2047年。與此同時, 作為向大陸示範, 盡快再次在大陸引發騷亂!

      刪除
    2. 你真係過癮,唔知你係咩教授,咩驚天地泣鬼神的教育程度同歷經什麼精彩的人生,認為反對會係無知。
      假如你口渴,而我有愛滋,我就話俾我啖口水你飲,同你講唔會因為咁有愛滋,然後你唔肯,我就話你無知,飲啖口水係唔會感染,你唔接受除左因為驚有風險之外,重有就係點解一定要用呢個方法黎解渴!

      乜野既改革訴求係你眼中都只會因為涉及外部勢力而且被害妄想,認為中華民族的人民係唔會識思考,謀改革,提訴求,只容許最高意志意識形態主導的社會。

      刪除
    3. 提提大家,討論保持理性,更能把理念帶出來。

      還有,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4. 大家Anonymous的原因可能是不想被其他人批鬥吧。真的非常心寒,當你中立或不支持政府的決定時,就被定義為反對派,或說是收了錢。我相信有部分示威者不是反修例,而是想保護孩子免受傷害。在意義形態影響下,大家互相敵對沒有好處。
      止凡兄能夠理性地跟大家討論,實在難得。大家被意識形態弄瘋了

      刪除
    5. 不是說要大家實名,只是留個名字,叫John或Mary,都無人知你真名,只是一個個的匿名留言,多了就很難分辨哪個是哪個。

      刪除
  14. 個人意見是修法令到好多以前是擦邊球的新聞都唔敢報導,例如明報,有線,蘋果等。
    所有反中的新聞更加唔會見到。
    但恰好反中一直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也是美英加澳等地鼓吹的價值,所以這場仗唔易打。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修什麼法令傳媒不敢再報導反中新聞呢?

      在香港報導新聞,就算是假新聞,也會被內地通輯的嗎?

      請問有誰曾因為在國外報導假新聞,而被大陸要求引渡嗎?

      刪除

    2. 有關修法對新聞界影響可以看下文: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6%96%B0%E8%81%9E%E9%BB%9E%E8%A9%95-%E8%82%A1%E7%A5%A8%E6%A5%AD%E7%95%8C%E6%80%95-%E9%80%83%E7%8A%AF%E6%A2%9D%E4%BE%8B-193800233.html

      刪除
    3. 多謝指教,不過討論之前,也希望你能看看港府的公告。
      https://www.sb.gov.hk/chi/press/articles_2019_02_28.htm
      i) 該行為如發生在香港,必須也屬於干犯了香港的刑事罪行;
      "網絡造謠"在香港也是刑事罪行嗎?如果是,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網媒能在香港造謠?

      當大家看都陰謀論,都抱著"寧可信其有"心態去看,所有陰謀自然都變成事實了:perception is reality。所以閣下這篇報導,的確很容易被大家當作真相。

      刪除
    4. 明白你的意思。
      但perception is reality,只要頭上有把懸劍,懸劍不必掉下便足以令到好多人收聲。
      正如之前講的,反中或者是批評國內情況一直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好似魏徵批評唐太宗),修法通過的確令到香港的言論自由收窄。

      刪除
    5. 睇你都係唔明乜嘢叫做溫水煮蛙,網絡造謠? 你就開心,隨時話記者喺內地藏毒販毒走私漏稅任何一條都可以送你中。

      刪除
    6. 兩位,仍是來自 https://www.sb.gov.hk/chi/press/articles_2019_02_28.htm 的條文
      v) 縱使請求宣稱是因某罪行而提出,但實際上是由於政治意見、種族、宗教、國籍的不移交;
      vi) 該人可能因其政治意見、種族、宗教或國籍,在審訊時蒙受不利或被懲罰、扣留或其人身受到限制的不移交。

      或者最根本的問題是不信任吧,條例怎樣寫也好,總之我都不信,所以我批評中共,港府便會想辦法押解你回去,對不對?其實,你反的是無法信任的港府,還是什麼條例呢?

      刪除
    7. 你個問題真多餘,你唔明嘅自己先去問下劉曉波,李旺陽,王全璋等人

      A fool can ask more questions than ten wise men can answer.

      刪除
    8. 看到不同立場的網友在討論,也提提大家,討論保持理性,更能把理念帶出來。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15. 2019年6月12日送終條例引發的事件令人難過,因為港人再沒「此心安處」,也再沒「歸處 」!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幾天,不少朋友在討論移民問題了。。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16. 工程仔13/6/19 15:57

    有人話 d人係收左錢去衝,我想問,收幾多錢你先會去食催淚彈比人追住黎打?五百?一千?定一萬?不如我比夠兩萬你上去試下?
    完全唔能夠理解,點解到今時今日仲可以有人指,示威同反對聲音都係來自外國勢力。仲想企圖用依d原因去掩飾管治失敗,係當香港人係白痴定盲?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首先,你以為沒有人會為了錢去對抗警察,已經明顯是錯誤的。香港有七百萬人,你不收,他不收,便代表所有人都不會收?難怪你們會以為全港所有人都反對修例。

      而基於錯誤的事實,所產生的錯誤的推論,是完全沒有說服力的。

      刪除
    2. 差人無人工收? 係咪又係收左錢? 我就算當示威者有收錢, 但收左錢做香港大多數支持既事就為之正確, 唔收錢做就直頭係正義, 唔係你呢D狹隘思維可以想像。
      同樣地你基於錯誤的思想,所產生的錯誤的推論,是完全沒有說服力的。

      刪除
    3. 雖然我明白匿名留言可以放開一點,但也會頗混亂。所以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17. 文中講的非常認同,PM責任好大,無論如何,凡事不能用武力,因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會化大添~~~~~~~~~

    回覆刪除
  18. 任何project都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如果你公司班人暴力反對董事會表決,會如何處理。

    如果認為自己是主流民意,就用選票說話,靠議席多數否定議案,而不是暴力佔街阻塞交通。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議會扭曲民意,點樣代表到香港人主流意見?反對派直選得票比建制派多,但係議會的議席總數因功能組別及比例代表制的規則令反對派議席變成少數,又點反對到議案?如何解釋?如何否定??

      刪除
    2. 地區自選及第二功能組別,建制拿到一半議席,就證明了主流民意是兩邊均衡而並非反對政府。

      第一功能組別,沿襲英國上院制度,并非只有建制當選,是防止民粹主義汎濫的防火墻。并且在逐漸降低比例。

      不能認為吵閙越兇,就可以代表沉默的大多數。

      刪除
    3. 2016投票人數220萬,反對派收票54.9%約120.7萬, 54.9%反對唔到45%,
      第二功能組別當選人鄺俊宇、李慧琼、梁耀忠、周浩鼎、涂謹申, 3個係反對對, 點樣一半?

      至於英國按照慣例任何草案必需得到上議院和下議院通過,並得到英王同意方為有效法案. 而按照按例,任何下議院通過之草案,上議院必須同意,但上議院提交之草案,下議院則可以否決,因為下議院是民選的.

      一般情況下,上議院無權單方面廢除下議院通過嘅法案,但可以將具爭議嘅法案發還下議院重審,或者拖延法案生效日期最多一年.

      逐漸降低比例要幾耐? 50年?100年? 咁你無從否定無法反映民意特別係有大爭議的議題。

      不能認為吵閙越兇,就可以代表沉默的大多數, 沉默的大多數到底係佢地通盤了解利弊之後會點選擇, 佢地自有佢地既考量,既然有權俾佢地佢地唔選擇唔行駛就當然係當棄權,否則所有事都無法決定。

      回歸返你一開始的提議, 依然無法解決議會無法反映真正民意的問題, 係有大爭議而又無法反映反對意見時, 點樣用選票說話?
      (我唔會再回應 , 晚安)

      刪除
    4. 晚安

      政見不同,還可以和平討論,也是一件幸事

      刪除
    5. 同意,政見不同,能交流意見,是高水平、高質素。

      提提,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6. 如果真係咁多人支持條條例
      政府咪為呢次修訂攪公投囉
      係佢贏既 我相估大部分示威者都無話可說
      亦都唔會再集會
      唔敢即係佢違分大多數香港人主流民意

      刪除
    7. 不同意, 公投一次, 便會有下次, 下下次, 但公投背後的民綷風險卻是所有人付不起的, 英國脫歐便是一例.

      我不想看見有一天出現港獨公投, 然後一國兩制被取消, 解放軍出動接管香港.

      刪除
  19. 嗰班青年嘅行為,看得出绝對係有指揮有预謀有组旘的犯罪行動。感覺上(犯民)為了破壞一國兩制,不惜将香港玉石俱焚。唔好益咗大6

    回覆刪除
    回覆
    1. 點樣可以無預謀?你今晚食咩你都要有預謀啦, 有組織你有咩證據, 唔通我叫你去死你就會去死? 你當個個人都好似你咁, 隔住個MON睇就當睇到事實, 政府講咩你就信到十足, 然後重要幻想, 明明一國兩制,高度自治,50年不變係承諾, 修改逃犯條例變相將中國法律可以係香港拉人, 為了破壞一國兩制, 不惜將香港人玉石俱焚。

      刪除
    2. 在場人士都是從心底喜愛香港,想捍衛香港保貴的憲法獨立和自由,有懷疑和陰謀論的人不要只隔著螢幕和鍵盤當軍師或評論員,只要親身到場,便知道和慶幸我們下一代並不是埋沒了精神和思考的

      刪除
    3. 這場運動,將會衝擊不少人的思維,到底對與錯怎去分,100萬人有100萬個答案,無論如何,這都會被編入歷史書。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0. 近幾個星期才輾轉看到止凡兄的博客, 本來是為著一籌莫展的理財問題去尋找答案,也看回止凡兄以前的文章, 獲益甚豐.

    今天看罷止凡兄的文章, 除了對PM的比喻拍案叫絕,也同時為我們的下一代感到難過. 一個不被Buy-in的project,只會是一個失敗白做的project.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有youtube channel,不妨訂閱。今晚就這事件錄了一段影片,不妨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q3XtejYOI&list=PLNeDHJwo46fl218rsTbbSKcAwdCTKc0DQ

      刪除
  21. 已經不是修例對不對的問題,百萬人和平表達意見後政府都可以傲慢成這樣,好似撩交打咁,根本存心激化。
    政府是為誰服務?面子嗎?無論認為自己怎樣正確都好,服務的對象這麼多反對,緩一緩、退一退、想一想,不是一個正常人應該做的事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風兄, 恕我直言, 看到你經常強調一百萬人, 我覺得你應該多了解泛民向來公佈數字的真確性. 打個比喻, 金融海嘯前的CDO被發現背後是由大部份垃圾級樓按打包組成, 評級機構卻堅持評為AAA, 你覺得它們的評級可信嗎?

      刪除
    2. 咁要點先可信? 點去衡量邊一邊聲音大? 大熱天時迫幾個鐘浪費一日假期, 貪好玩? 就算唔係切實百萬, 都無法否定反對聲音的強烈, 要質疑可以千萬個理由 , 爭議存在就係事實, 政府無法說服市民就無能 , 搞唔掂唔該另謀高就 , 而唔係將個責任推落市民到, 責怪佢地唔了解, 比人洗腦, 你sell唔到件野俾個客你唔通走去鬧個客白痴唔識貨? 你件貨真係咁正就唔會有咁大反對聲音, 唔好下下都當人無腦唔會獨立思考. 而且逃犯係香港真係一個咁大既問題? 大到過去20年都唔洗處理而你都仍然安居樂業? 修例真係唯一可行的方法? 台灣講明唔接受你呢個方式, 你都重係要做, 逃犯未服法, 香港人不論警民就已經受傷, 係邊個責任? by Kevin

      刪除
    3. 朋友, 你要選擇相信CDO的評級都是準確的我也沒辦法
      說服持有CDO的人質疑評級作假太困難了, 小弟無能為力

      刪除
    4. 風輕,我不知道要怎樣你才會覺得人多? 泛民數字不準難道警方數字準?一百萬你覺得不對,那八十萬? 五十萬? 不然來個公投好嗎? 事實就是有太多人反對,畫面還說明不了問題嗎? 你週圍感覺不到反對的民意嗎? 你是生活在火星嗎?
      爭執於數字永遠也沒有結果,只是轉移焦點。

      刪除
    5. 企圖否認白紙是白紙的人,最喜歡與人爭執那張白紙上是否有一點灰塵。

      刪除
    6. 風大,其實實際數字是什麼的確毫不重要,但經常把存疑的數字掛在嘴邊,我覺得有點不太好而已,如有得罪,就當作我沒問過吧。

      刪除
    7. 好吧,既然風輕兄對數字存疑,我修改自己的說法:

      "已經不是修例對不對的問題,廿四萬至一百零三萬的人和平表達意見後政府都可以傲慢成這樣,好似撩交打咁,根本存心激化。
      政府是為誰服務?面子嗎?無論認為自己怎樣正確都好,服務的對象這麼多反對,緩一緩、退一退、想一想,不是一個正常人應該做的事嗎?"

      得罪了。

      刪除
    8. 兩位風兄,和而不同,以禮相待,理性討論,一絕。

      刪除
  22. 你呢度總有一種祥和既氣氛,令我唔想鬧人
    沉澱左一日至出post,係高質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過獎了,這裡的氣氛是靠這裡的網友所成,不容易呀。

      刪除
  23. 回歸本質,本來是一件有安全保障的事(而且有法院有特首把關),
    但被有心搞到不信任政府 & 法院,但自己的國家再差也是保護你的,
    外國的再好也是針對你的,想移民的黃皮白心香蕉人要移民的不送。

    PS: 國家仍在打貿易戰,希望事件快點平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事情搞大了,這類細節都被討論了很多,接受與否,各人應自有盤算了。

      刪除
  24. 社會有不同聲音好正常, 將異見打為黃皮白心香蕉人,外部勢力, 要住係到既人走,的而且確係可以快速將提出質疑的人解決, 如果你貼錢送我走, 我樂意接受, 唔好口爽荷包立 , 建議覺得要異見者移民離港既人, 可以提議政府整個出走基金, 建議者合力捐款送走「瘟神」,相信唔少人會接受, 減低質疑反對的聲音。by Kevin

    回覆刪除
    回覆
    1. 恕我直言,這與脅持人質,要求全港市民交贖金和跑路用的私人飛機有什麼分別?

      刪除
    2. 我係就住樓主叫人移民提出建議,我本身無此要求 by Kevin

      刪除
    3. Kevin兄應該在回應之前Herman兄的留言,但未有按下"回覆",開了一條新thread。

      刪除
  25. 說到Project failure

    以前胡時代,中國與他國關係還算不錯。
    換了習某人當家,修法想當皇帝,對外更強硬,對內更高壓,美中關係急轉直下,各國紛紛反中。

    習難辭其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觀察,um...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6. 感謝止凡呢個平台, 大家平和講出心中想法 , 互相了解 , 我既發言亦到此為止, 感謝各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分享交流,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7. 廖偉棠

    香港還活著呢,而且這一代年輕人和老鬼們,越戰越勇,尤其擁有新的戰術的年輕人,他們是脫胎換骨的新香港。
    2014年雨傘革命,經過79天佔領,12月15日慘淡清場之際,我們又何嘗沒有說過「香港已死」、「革命失敗」這樣的喪氣話?但我記得最清晰的一句話,是金鐘上空高高飄揚的一道黃幡上直書的一行:「人民誓必歸來」。
    「一約既訂,萬山無阻」,香港人的俠氣並沒有死,雨傘運動不是終結而是開始,是種子。果然,6月12日,人民重新佔領金鐘,雖然短短一日,卻迴腸盪氣,

    徹底死去的,是那些視香港為自己晉升跳板、高薪溫床的官員議員的丁點兒良心,是那些為了月薪而不是公義自甘做卑賤打手的警員的人格,是急於媚上指鹿為馬而顛 倒黑白的偽傳媒的報格,是漠視滔天巨浪苟安於賣命與消費這一循環的人的行屍走肉。這些都由他去吧,反正他們活著但早已死了。

    當然,死去的還有香港人樸素的對香港法治與警方的信心,近日所見,金鐘一帶與軍管戒嚴無異。

    祝福香港,雖然你已傷痕累累,這次劫難,卻是你真正重生的機會。每一次抗爭,都應該成為新的、第一次而不是最後一次抗爭。

    回覆刪除
  28. 一位多年無見的朋友的facebook post:
    「唔該你哋星期日有份行嘅成年人,而家即刻去金鐘幫手。你哋係有份叫啲小朋友出嚟。你一係就去金鐘叫佢哋和平散去,一係你就落去幫佢哋擋警棍。你唔好之前就講咩憤怒,而家啲小朋友出嚟付出,你哋就係度睇whatsapp睇新聞。
    拜託,金鐘啲年輕人係度搵命博緊,唔該唔好坐係office換個FB profile就當付出咗,我真係覺得好嘔心。」

    If this is right, there is no freedom of speech. one is responsible for his own action...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錯了,按照某些人的邏輯,暴動人士的所有不滿,甚至是有組織的犯罪行為,後果都是應該由PM負責。

      刪除
    2. 多謝意見分享,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9. 多謝止凡兄一篇理性既分析,無論自己咩立場都好,今次肯定係大家一起輸。多謝PM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看不單要多謝PM, 還要多謝全人類.

      刪除
    2. Alvin兄客氣了。

      刪除
  30. 中國的歷史只有兩個階段:
    一、夏商周封建時期:特色是封侯建國,天子只是一眾諸侯的“共主”,不能對諸侯指手畫腳。
    二、秦始皇帝到現代的中央集權:特色是三級行政制。中央-郡(省或路)-縣,三級政府官員皆中央指派,有任期,任滿撤職。中央有一個無限大的天子,最重要的職位是軍事委員會主席,掌所有生殺大權。其權力靠武力打出來的,代代相傳,直至朝代覆滅。

    林鄭不是所謂的Project Manager,是第二級行政官員,權力來自北京X皇帝,不管X皇帝或林鄭,或中國的所有縣長都不是民選的,特色就是蔑視民意,一百萬人上街也無所謂,一意孤行,只要X皇帝說“行”,你不行也行!只要不鬧到天天上街失控,位階便保住了,毫無問題。不需要向七百多萬區民負責,只向X皇帝負責而已。

    大家可以這樣子想一想,假如香港行政長官是民主直選選出,立法局所有議員是民主直選選出,“送中”修訂法案居半數以上在立法局通過,情況會如此糟糕嗎?

    站在一百萬人的對立面,尤其驅使警察過度執法,這樣的政權,喪失了整整一代年青人的支持,有前途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來身處外地的Ch兄也相當了解香港現時情況。

      刪除
  31. 孫中山先生在1885年中法戰後,屬國越南割讓法國,深覺清廷的腐敗無能,仍有“余自乙酉中法戰敗之年,始決傾覆清廷,創建民國之志。由是以學堂為鼓吹之地,藉醫術為入世之媒,十年如一日。”的覺醒,但是,2019年減1885年,134年過去了,民主建國仍遙遙無期,不單止中央政府沒得選,連最低的縣政府都沒得選!連非洲非常落後的國家都有得選,真令人感慨萬分呀!中華民族,整整十幾億人就是這樣願意當順民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職場也體會到不同地方文化的分別,上司下屬的關係,不同地方國籍的看法很不同。

      刪除
  32. 英國廣播公司(BBC)播出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專訪,劉曉明批評傳媒,包括BBC將香港修訂《逃犯條例》,扭曲成為中央政府指使特區政府去做。劉曉明說,中央從未指示或下令香港修例,修訂完全是由特區政府主動提出。不過,劉曉明也說,修例是要堵塞現行法律漏洞。

      在BBC 周四(13日)播出的劉曉明專訪中,劉曉明說反修例示威原本和平進行,但後來變得惡劣,有警員被打,警方因而需要自衛及維持秩序,因此不能責怪警方,他認為香港內部及外部一些勢力,希望藉事件搞亂香港。他說,6月9日一百萬人上街,講法有所誇大,警方點算是20多萬人,亦不應忽視80萬聯署支持修法的沈默的大多數。

      不過,海外分析留意到,劉曉明在專訪中透露,北京從未指示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他說,修例隻是港府因應台灣殺人案而發起,其目的為堵塞現時法例之漏洞。他繼而稱,是媒體把事件曲解成中央指示港府修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分享新聞資料。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33. 註:我唔係爭論反唔反對修例,只係反對呢個好似聽落去有道理嘅論點

    用office 嘅說法,公司一樣有office politics。香港係一個business unit. 想用手段爭權重要靠Competitor 嚟打擊總公司,咁又會點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比喻有點深,是指借外國勢力的意思嗎?

      刪除
  34. 正如沈旭暉所說,呢個Project已經修訂到違反中央原意(打走資)。
    止凡兄所指"不是PM被辭退就算,而是..."之後是甚麼?
    三才劍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令人心寒的部分?

      刪除
    2. 我不知止凡兄的省略號是指後續會發生的事,還是令人心寒的部分?Or both?
      Btw,PM(林鄭)能夠止蝕停手,不壞,不壞。
      三才劍客

      刪除
    3. 有否看新聞,內地不少高官都有意外,或抑鬱症。。。

      刪除
    4. 意外果D通常涉及貪腐權鬥,觀乎過往幾任中聯辦、港澳辦主任,沒有人要人頭落地。
      至於香港特首,董伯伯、CY都係藉口個人問題下台,然後俾個政協佢做。曾蔭權受地產商擺佈,都只是牢獄之災。林鄭縱使有錯遠比曾蔭權輕,只要不涉結黨營私,勾結外部勢力便可。
      三才劍客

      刪除
    5. 不去想了,希望香港明天會更好。

      刪除
  35. 唉!都是信任的問題。大陸唔信港人&港府。港人又唔信大陸&港府。客觀現實環境是這樣。但係港府的方法/手法就好核突! by X 哥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信任問題,如何修補?還是一個永遠的死結?

      刪除
    2. 無奈,等 2047。一國一制,唔好怨...

      刪除
  36. 1) 追求公義的泛民,下下作大人數,唔矛盾 ? 點解唔正正經經同大學合作數? 你懂的 ... (註:係人多)
    2) 你唔上大陸犯法,或唔返大陸都被拉,到時我都遊行埋一份。
    3) 你朋友在大陸被殺,殺人犯返香港就唔拉得,呢D公義真係了解唔到。
    4) 你恨共產黨,唔怪你,係要搵香港人倍你玩?
    5) 2047 快到,你越玩野,一國一制機會就越大。等支爆 ? 點計港爆都未支爆啦,到註港解放軍做港督都未到泛民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這個名,真有創意。。。

      刪除
  37. 6) 教協有成十萬會員,當有5000人是現任教師。你估下呢班黃師會唔會洗班學生腦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假設有 5000 人

      刪除
    2. 擔心老師替學生洗腦?

      刪除
    3. 無膽心,膽心是因為"唔知"。

      你估班黃師攪罷課,會分享 "釘書健" 事件 ?

      屋苑叫人出來示威的牌,嚇人話香港犯法,大陸受刑。

      又有幾多人睇過下 D 內容 ?

      刪除
  38. 學星爺話,聰明人去哂做官。D 蠢人就要同佢地講D容易記既野,洗佢地腦。



    回覆刪除
  39. 希望有人解到比我聽:
    點解納稅人比錢的香港電台,當中有不少節目是反政府的,如城市亂壇,瘋癲慢活人,尾條新聞等。
    點解無咩親建制的節目? 唔係話民主要有不同聲音 ?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是二次大戰前德國的宗教領袖,因為對希特勒的猶太政策和對德國教會的控制,後來被希特勒親自下令送進集中營。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馬丁‧尼莫拉牧師。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銘文。1945年

      刪除
    2. 第四權監察前三權不是很平常嗎,因為行政主導,三權傾斜向行政,而第四權因而發揮監察"建制“是結果吧

      刪除
    3. 當大家都不敢直言而做沉默的羔羊時,“暴政”就得逞了,全都會成為待宰的羔羊。大陸的國歌不是這樣子唱的嗎?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誰自願做奴隸了?

      刪除
  40. 正如無人問行政會議點解無民主派,明明係納稅人支持政府運作。行政會議有泛民的話,相信尾條會追擊民主派,我期待這一天

    回覆刪除
    回覆
    1. well,要討論這些制度,講十年都講不完。

      刪除
  41. 看到不少聲音是經錯誤認知而得出結論,甚至有如511公司般指鹿為馬的存在,感嘆事實永遠被藏在謊言及怠於核實中。
    說到底,送中怕的什麼?中共。殺人政權談何誠信?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事實勝於雄辯,笑話而已。
    唯對港人之行為感憤怒,引陳建波之言"最唔憤氣是我,我辛苦儲了那麼多年錢,好努力才有今天比較安穩的生活,我嫖賭飲蕩吹也不好,很基本的生活便足夠,為什麼你們要破壞我這個生活呢?現在是我收成期來的。"
    陳健波說的是大實話,其言論更是不少同齡港人心聲。可悲在這種透支下一代的資源以換取自身利益之行徑不但在香港以主流姿態運行,更是被權貴視為理所當然。這不就是前人種樹嗎?可是,這樹是枯的。
    於年輕人:他是廢老的典型例子
    於中年人:他的觀點理所當然
    說個殘酷又可笑的事實,來自香港老年人。老年人年輕時因戰難逃到香港,大半生享受香港的環境。今天,老人一邊問道中國有什麼不好,一邊指罵著年輕抗爭者擾亂社會。 這到底是什麼?無知?精神分裂?招魂入體? 我搞不懂,亦如我搞不懂為什麼中國人口裡抵毀香港,來香港的卻是前仆後繼,身體比口裡誠實得多了。
    不知不覺,香港已經到了世代交替的時候,看到年輕抗爭者的表現,我不禁為新一代港人的優秀感到欣喜,卻為香港現今的環境感到哀傷。今天的香港,早就不是昔日那個安居樂業的地方了,更惶論新一代以後,是否還有下一個新一代...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心底話,多謝KC兄的分享,心傷。

      刪除
  42. 止凡,只想看理財知識,不想再看到這類政治議題,太多地方可討論這事,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意見。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43. So sad, 777 is Bloody Carrie. Lin Zheng Qi E. What so ever you name her?. 777票當選,原來係攪7建制,攪7香港,7出國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發覺你好鐘意用個7字去表達你的不滿。

      刪除
  44. 鬼叫個特首係柒柒柒票當選。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