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索羅斯語錄很新鮮

從網上找來索羅斯名言,巴菲特芒格、葛拉漢、林奇等大師的名言多聽得耳熟能詳,上網找找索羅斯的名言,發現不常聽到。作為大鱷、大炒家、哲學家的語錄,當中有不少智慧值得學習,而且我自己就感到非常新鮮,所以每條也加點自己意見。



1. 最重要的是人品。金融投機需要冒很大的風險,而不道德的人不願承擔風險。這樣的人不適宜從事高風險的投機事業。任何從事冒險業務卻不能面對後果的人,都不是好手。在團隊裡,投資作風可以完全不同,但人品一定要可靠。

止凡:有關人品的要求,不單止是投資團隊,根本上所有生意、工作、朋友等要求也有這需要。我遇到過不少人,每次出事時就pointing the finger,指責別人不是,把責任大力推出去,以大話蓋大話,這些人放到任何團隊中也是破壞性的。


2. 判斷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在於正確時獲取了多大利潤,錯誤時虧損了多少。

止凡:這是投資者有需要理解的一環,在一眾財經blog上也有很多討論,對其他人的投資操作品評一番,把重點放於對與錯之上。其實處理個人投資,最重要是一生下來的操作到底是賺還是蝕,這就取決於一整套方法的成功機會率,甚至背後的哲學邏輯,而非著眼於單一次半次的投資,甚至單一兩項持股。當個人投資規模越大,操作越複雜,索羅斯這個考慮就越重要。


3. 當有機會獲利時,千萬不要畏縮不前。當你對一筆交易有把握時,給對方致命一擊,即做對還不夠,要儘可能多地獲取。

止凡:這點有些賭博心法,即「贏要谷、輸要縮」,當我們知道索羅斯的賺錢模式,從零和遊戲中賺取無數散戶的金錢時,大概會理解到他那種賭根性。


4. 如果操作過量,即使對市場判斷正確,仍會一敗塗地。

止凡:這點有些抽象,大致可理解為物極必反,做任何事情也不應過了頭。


5. 承認錯誤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我能承認錯誤,也就會原諒別人犯錯。這是我與他人和諧共事的基礎。犯錯誤並沒有什麼好羞恥的,只有知錯不改才是恥辱。

止凡:這個特徵我多能從大部分大師身上看到,越厲害的人就越謙卑,總能面對自己錯誤。若在每個領域與場合中總覺自己高人一等,永無犯錯,其實這並非好事,一個可能是太自大,或太無知,又可能是你總喜歡與比你差的人在一起而已。


6. 羊群效應是我們每一次投機能夠成功的關鍵,如果這種效應不存在或相當微弱,幾乎可能肯定我們難以成功。

止凡:相信不少投資大師都利用這個羊群效應賺取巨富,常說市場有效論,若市場效率包括羊群心理的因素,那麼即使市場有效,也能找到獲利機會吧。


7. 永遠不要孤注一擲。

止凡:這點不難明,作為賭徒的他,永遠不會把自己的所有放到一舖賭局之上,而是以機會率取勝。


8. 我生來一貧如洗,但決不能死時仍舊貧困潦倒!

止凡:很有決心讓自己富有的名言。


9. 生命總是進發於混亂的邊緣,所以,在混亂的狀況中生存是我最擅長的。

止凡:我感覺到索羅斯跟巴菲特的大不同,索羅斯大概不喜歡平平淡淡地看年報這類生活,而是主張「亂世出英雄」。


10. 作為一個市場參與者,我關心的是市場價值,即追求利潤的最大化;作為一個公民,我關心的是社會價值,即人類和平、思想自由和社會正義。

止凡:不同角度看問題,自然得出不同的結論,把道德與商業分得很清楚,這算是大鱷的特質吧。


11. 這要區分兩個方面。在金融運作方面,說不上有道德還是無道德,這是一種操作。金融市場是不屬於道德範疇的,在這裡道德根本不存在,因為它有自己的游戲規則。我是金融市場的參與者,我會按照已定的規則來玩這個游戲,我不會違反這些規則,所以我不覺得內疚或需要負責任。對於亞洲金融風暴,即使我不炒作,它照樣會發生。我並不覺得炒外幣、投機有什麼不道德。另一方面,我很遵守運作規則。作為一個有道德和關心它們的人,我希望確保這些規則是有利於建立一個良好社會的,所以我主張改變某些規則。即使改進和改良影響到我自己的利益,我也會支持它,因為需要改良的這個規則也許正是事件發生的原因。

止凡:富甲一方者,總有這些原則,把黑與白分得很清楚,business is business,回饋社會是另一回事,但在商言商,同意與否,自己想吧。


12. 金融世界是動蕩的、混亂的,無序可循,只有辨明事理,才能無往不利。如果把金融市場的一舉一動當作是某個數學公式中的一部分來把握,是不會奏效的。數學不能控制金融市場,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場的關鍵。更確切地說,只有掌握住群眾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場,即必須瞭解群眾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聚在某一種股票、貨幣或商品周圍,投資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止凡:市場由人組成,不少投資者還以公式去計算操作,人心實在難以計算。計算是需要的,但不是投資決定之全部。


13. 炒作就像動物世界的森林法則,專門攻擊弱者,這種做法往往能夠百發百中。

止凡:作為大鱷,我想大家都理解索羅斯的賺錢理念吧。

32 則留言:

  1. 我對(4)的簡單理解,是交易費用(時間和心力)磨蝕利潤。複雜點理解,戰略不出錯,但戰術負荷大,執行不來。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交易費用可能也是重點之一。

      刪除
  2. 我認為第三點非關乎賭性, 而是要做很多研究及部署,等待機會到來時全力出擊。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合理的賭博考慮,最終與投資很有關係,如辦賭場。

      刪除
  3. 他肯定是投機者,當然投機在市場亦帶來功能,但有少少似現在出名的沽空機構。但從他身家看,如要最大化利潤,應該要來自經濟的成長。

    回覆刪除
    回覆
    1. 經濟成長與否,又未必影響他的身家,始終他所賺的是人家蝕出來的,所以為大鱷。

      刪除
  4. 團隊要求人品,金融操作卻無關道德、只要守規則,守規則=道德。有趣。

    回覆刪除
  5. 羊群效應是我們每一次投機能夠成功的關鍵,如果這種效應不存在或相當微弱,幾乎可能肯定我們難以成功。

    ↑這句很同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眾太理性的話,賺錢機會的確大減。

      刪除
  6. 很有趣的分享, 謝謝止凡兄!

    回覆刪除
  7. 大時代一劇中方俊生最不屑就是索羅斯一類人,嚴重扭曲金融市場助經濟輸血的本意,視大眾為羊牯,只求一己私利找弱者攻擊
    相對畢菲特找好公司長坐琣他們成長,在金融危機中入股好公司幫他們渡過難關(最近出入加拿大按揭公司又一典範)
    一個破壞一個建設相映成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看見這些語錄感新鮮,因平日少看炒家哲學。

      刪除
  8. 索羅斯應該走在羊群之前又或係製造領頭羊高手,不然走在羊群中只能賺取小利。
    謝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越是遠離羊群,越賺得多。

      刪除
  9. 大拇指!!!

    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唯一的中方企業家代表:海航主席陳峰 德國國宴留影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707/s00004/1499364048287
    【明報專訊】最近被指遭內銀排查的海航集團,以照片顯示其地位,昨日於網站發布主席陳峰(背向鏡頭)於德國柏林總統府,獲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左一)和夫人比登本德(右一),以及正於當地進行國事訪問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二)和夫人彭麗媛的共同接見。陳峰也是今次習近平訪德行程中,唯一的中方企業家代表。

    近年頻頻海外收購的海航集團於德國亦有資產,今年初便斥資1.25億元收購哈恩機場82.5%股權;另外於今年5月增持德銀至9.92%,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德意志銀行的單一最大股東,這是標誌性的事情,中國企業真厲害。

      刪除
  10. 1,2,4,7,8,10項非常喜歡,,
    我都是第一次睇索羅斯的名言,,
    好少了解佢,,
    索羅斯的投機絕非簡單的賭博或投機,,
    我相信佢的成功係建基於佢的能力
    及技巧以及獨特的眼光及勇敢的行動,,
    有好多方面都值得學習,,like,,
    努力,,互勉之...
    cleverpeople...

    回覆刪除
    回覆
    1. 能白手興家至如此富有,更能長期保持,而且越來越富有,單靠運氣不太可能吧。

      刪除
  11. 索羅斯和股神都是金融界的傳奇
    但明顯兩者作風和手法都截然不同
    我並不認為有對與錯之分, 金融原本就是財富轉移和弱肉強食
    與其探討誰是誰非, 倒不如學學他們的思考邏輯, 對自己的成長會有更大幫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十分同意持學習態度,對自己進步最為有益,以前看過一本比較兩位大師的著作,值得一看。

      刪除
  12. 3 跟 4和7 很多時只是一線之差,要很小心拿捏不要讓致命一擊變成孤注一擲⋯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來都說易行難,能做到大師級並不容易。

      刪除
  13. 看到'乱世出英雄'这五个字就让我想起曹操。如果把金融市场比喻成三国时代的战场, 那索罗斯就是曹操, 而巴菲特就是刘备了。大家都是个据一方的枭雄, 只是手段和方法不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而金融世界,不一定如戰國中的具有排他性,可以共存。

      刪除
  14. 第四點和李佛摩提到'坐'的道理類似,如果一個大趨勢中,投資者出出入入(交易/操作過多),反而不如由頭坐到尾。更甚者,如果每次進場和出場的時機不對,可能會輸錢。
    在下再引伸,即使睇對趨勢,但如果揀錯目標,依然會一敗塗地。例如這一個樓市升浪,如果你不是買中細價樓,而是買過千萬的新樓,甚至不小心買了劏舖,就會人地贏錢你輸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勢不容易,在勢頭中要選中投資項目更難。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 對於換樓改善生活質素,買過千萬的新樓自住其實是抵的(呎價低)
      身邊就有人家中有幾姐妹,常常被對面大廈某精神病人窺望,
      以致需要日日關窗簾, 出入要小心帶備防狼用品.

      不能說千萬豪宅不會出現這些人,
      但親眼所見出入的人大多都很有禮貌, 會主動幫忙&道謝, 言行正常.
      鄰居的質素影響真的很大.

      --Herman

      刪除
    3. 多謝分享故事,住戶附近有類似的威脅,的確令人擔心。

      刪除
  15. 不常聽到是因為大家都希望見到英雄,
    所以推嵩或大談其道梟雄的語錄,
    會顯得自己似是邪派中人 (最近射鵰看多了,哈哈)

    另外, 第四點止凡兄提到的物極必反,
    讓我想起如果當日金融風暴演變成金融核爆會怎樣,
    我想到的解決手段只有戰爭,希望有生之年都不會出現.
    歷史上真的太多了,所以其實現今全球一體化的確是好事,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助降低出事的風險.

    最後,近期看到一個有趣的論點, 有時世界的觀念轉變,
    其實不是世人變了, 只是原本堅持的人都死光了而已.
    新世代希望自由工作,重視心靈, 那麼當世界經濟能自我運轉,
    當我們這代人老去,人力不是必須品時, 也許金錢的意義也會重新定位.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界不斷進步,世界觀亦不停在變,但總有些理念是千古不變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