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7年5月28日星期日

歡樂聲中送別巴黎

又來一次止凡飯局,今次都算很齊人,有13位參與。飯局之後,有好幾位blogger都出文,他們好像以「比我更快出文」為目標,哈哈。




今次飯局有一個小小的主題,是歡別巴黎兄,因為他6月30日就會離開香港了。本來有個更貼期的送別,就是市場先生的6月1日告別blog壇,可惜他不能抽空出席,唯有找機會再來一次。

當晚飯局的討論很多,不可能一一盡錄,尤其不少「小組討論」,我根本聽不見內容,當然亦有不少內容不能公開,所以這裡略略寫出一些點子,作個紀念,三數年後回看,憶起當晚情景,回味生活。

或者大家以為我們這些blogger總是講投資理財,其實有不少時間都是閒話家常,政經事也討論不少。其中一個是郭文貴事件,奇怪竟然如此大事,香港普遍傳媒都不多報導,就連在坐一些blogger好友也不知情。

當談到近期火熱的UGL事件,大家都對民建聯的「厚面皮」驚嘆不已,民建聯把重點說成整件事情只是不小心,當城市論壇中有中學生問譚耀宗:「如果考試出貓,是否不被發現就沒事了?」,他竟說:「當然啦,你還未出來工作,出貓不小心被發現不算大禍,如果出來工作不小心,就會被人利用每天追擊,所以做事要小心」。blogger好友們,聽完這些道理無一不面容扭曲。

常有個迷思,今天以特權法查這個事件是否對付當事人的最絕方法呢?以我所知,特權法是最利害、最大權,但這事情被立法會查到水落石出又如何呢?始終不是法庭,當事人或者道個歉了事,最多被議員彈劾下台吧。

聽聞,為要考慮到當事人的公平性問題,透過特權法所得的資料並不能在法庭提堂。如果某重要文件因為特權法的權力才得到手,而該文件是直接令罪證成立的文件,法庭並不能考慮該文件,會否造成事後廉署或警方的入罪機會減低呢?

最嚴重處理是否待當事人下台之後才讓廉署追查事件,結果才可能出現曾蔭權的下場一樣。如今立法會一眾泛民議員支持運用特權法,追查真相,或許想在議會爭取表現而已。當晚好友們都不是律師,若有blog友有相關知識不妨留言交流一下。

大家討論到近日瑞聲科技被人沽空機構追擊,其中一個論點是廠房不達標。飛鳥兄分享了內地辦工廠的智慧,指這其實是常態。內地企業辦工廠,可能分了A、B、C、D多個級別標準,如替iphone加工,需要符合所有內地與美國法規,A廠就能達到,所有「見光」的訂單都會由A廠去做。但除了蘋果這個客戶,可能還有其他標準要求不算高的客戶,廠商就會以B、C、D廠去應付。沽空機構指這些工廠不及格,其實有點武斷。當然,沽空機構的商業模式大家都清楚,先沽空,再出報告,股價大跌,它們早已大賺一筆了。

另外,想不到隨口問問Samsung Note 7電池為何會爆,飛鳥兄立即詳細解釋,事後更發出好幾個網址,太強了。
http://news.tom.com/2017-01-23/OKV9/31112207.html
http://tech.huanqiu.com/diginews/2016-12/9823660.html
https://kknews.cc/zh-hk/digital/jvxx89p.html

飛鳥兄最先買了小弟的新作《跟著價值走的12堂課》(連我自己都還未有),還帶了出來讓我們傳閱,感激他。

這個飯局有一段討論一定要寫,因為實在太厲害,那是由Starman兄分享其劏舖過程。話說他留意到某地某舖不續約,知道業主心理上不想斷租,因為每個月租金不少,斷租一個月就無一個月租,於是他找經紀連絡業主,以現票,成功租下該舖,一簽就簽下一個長年期。

之後Starman兄裝修該舖,把所有向大街的牆都打通,改成玻璃門,一個舖劏成九個作分租,租金收入將會比他所付的月租多一倍,還未計及它外牆也能作燈箱收廣告費。最有趣的是他需要付四個月的按金上期,而他的每一個租戶也需要向他付四個月的按金上期,而金額卻多了一倍,扣減裝修費後,他沒有多拿個錢出來。

大家好奇一問,到底Starman兄用了多久作這個決定呢?他指前後大約一個小時完成,快得連他的拍檔也問:「決定這麼急,是否計好數?」,他直言沒有計算過,但略略心算一下,以這個月租,再比較他心中的願景,劏舖後的租金一定無問題。

每次見到Starman兄都令我長知識,他並沒有買下該舖,不需要動用很多資金,沒有地產霸權,只是一個sub-lease操作,該舖未來若干年也能替他帶來豐厚現金流。我心中在想,原來玩租金遊戲,不一定是資產擁有者才行。

這個操作靠什麼賺這些錢呢?是十足的經驗,他一眼看出這舖的裝修潛力,又對客戶群有所掌握,知道市場需要,又要知價,了解當區地舖租金水平,又要有人脈網絡,及時知道機會出現與有能力把握,還需要膽色等等。如此操作,資金需求並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即使告訴我具體做法,沒有他的財商,要抄也抄不來。

當然這操作當中有不少風險,若沙士到來,全城生意暗淡,九個舖都租不出去,經濟風險不容忽視。然而,當我們強調風險時,到底是我們早知道這操作而考慮到風險所以不去幹?還是事前根本想也沒有想過此操作,當人家提出來就每每唱反調呢?

當大家(或許只有我)還在心中盤數著該操作的風險時,Starman兄再進一步沖擊我們的思維,原來他心中計劃不止於此。他指,由於他已成功把租金提升,該物業可以以新租金所反映的價值賣出。例如該舖舊月租十萬,3厘回報現可賣4千萬,若劏舖後總月租為二十萬,該舖立即可值8千萬,這個capitalize的動作才是他最想做的。

當然,那要待他有機會時找業主商討,又要有足夠資金,更要與業主談判。尤其,若業主知道他在想什麼,明白這個舖被釋放的價值,也想分一杯羮,而他的商討籌碼在於長租約。可能最終的結果,業主會與他合作,賣出提升租值後的舖位。這涉及不少商業秘密,雖然這個blog不會有太多人看,但也不把當晚Starman兄所談的細節,如地點、租金、租約年期等資料寫出來,以免影響到他的大計。

不知道大家看完感覺如何,我就覺得「離地到核爆」,尤其相對上車首期也未儲蓄到的打工仔來說,聽完或者會葡萄,甚至會「嬲嬲地」。其實這視乎觀點與角度,如果與李嘉誠、湯文亮講這些操作,他們或者在打呵欠,怎會花如此多心力在一個舖的操作上呢?我很珍惜這些離地故事,你不珍惜,甚至口誅筆伐,也不代表別人不會做,只是沒有人再告訴你如何去做,如何去思考。

標竿兄算是近期積極寫blog新手,而且每篇文章都很用心去編排,大家都讚他的文章可以集結成書。他向我透露了寫blog的起緣,指原來是受小弟第一本財經著作所影響,之後看了不少blogger,自己就開始寫起blog來。

大家談寫blog起緣時,Starman兄也說說,原來他想寫blog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看見某blogger,不過動力並不是來自正面,而是反面,因為該blogger大肆宣揚買樓投資是唯一致富之路,把讀書、股票、做生意等都負評一番,有感此人歪理連篇,於是也寫blog分享一下理念。當然,他也說過寫blog主要會分享一些其他blogger少寫的領域,這令blog界更百花齊放。

R兄也分享了一些搞笑觀點,可惜他再三叮囑我千萬不要在blog上公開寫出來,因此我不能寫了(但這裡就把這個「叮囑」寫出來,哈哈)。另外,他問我下次派飯活動何時,他也想參與,真有心。我也分享了一些感受,當天派飯,一面在想了很多事情,感覺那些露縮者比我心目中一些慘情人的處境更差。例如天水圍的新移民至少都有子女,挨窮挨大下一代都算有個未來希望。但深水埗那群人卻沒有,他們在等什麼呢?想一想都心酸,為何所謂富庶的香港會有這樣的一個角落呢?

今次飯局總共4個多小時,走時看看錶已經過了十一點半,大家在門外仍然意猶未盡,當然鍾兄這位廿四孝老公又是早走了,哈哈。走時與巴黎兄同車回家,在車上二人獨處,談一些心底話。有一刻我問他:「今次去加國,真的不會回來嗎?會否一年回來一下,探親之類呢?」,他直言會與太太商量一下,不過機會不大。。。我深吸一口氣,心想,或許這個晚上是最後一次見面了,祝生活安康。

66 則留言:

  1. 有博友說看一次書跟去一次飯局都是增長經驗的機會,看來一個飯局的見聞不是可以筆墨能承載。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看看飯局的參與者與討論性質吧,酒肉朋友未必有如此效果。

      刪除
  2. 厲害,一小時可以下決定源於長年準備和經驗,但個業主會否咁順攤將肥豬肉分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做業主的,未必每一個都有能力釋放物業的價值,這是做生意與收租的不同思維。

      刪除
    2. 對於巴黎兄移民感覺可惜,祝願巴黎兄生活安康!

      Alan Mak

      刪除
    3. 無奈送別,大家加油吧。

      刪除
  3. 讓我大膽猜測,Starman所說的反面教材,應該在止凡兄其中一本著作中提及過吧?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弟著作提到過太多blogger了,哈哈。

      刪除
  4. 我真的不敢相信泛民有能力鬥贏中央政府支持的CY和民建聯, 你們不信? 走著看吧!

    火熱的UGL事件只是泛民吹的, 絕大多數市民根本沒興趣, 彈劾CY下台更是天大笑話! 難道泛民得到西方的支持, 真的很想攪暴動?

    持有外國護照的港人請不要攪壞香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溫哥華是全世界最佳生活城市, 已有加藉的巴黎先生就好好的在那頤養天年罷.這幾年回頭賺的錢,夠你退休了.西溫住不上,班那比還是可住人的, 至少我的朋友都住那邊...小學生

      29/5/17 01:27

      刪除
    2. 無次提到政治都帶來爭議,總說政治議題不好說吧。

      刪除
    3. 因為政治總是兩面嘅,尤其現在嘅香港更加熱爆!如果真的不能避免唔講,就最好兩邊都講。例如你地指出梁振英的不是,咁樣對於麼泛民為反對而反對,仲有收取金主肥佬黎錢嘅事,都要指出先得。

      刪除
    4. 曾經都試過兩邊都說,不過換來的也是黃有黃罵,藍有藍罵,因為各自也會看見自己不爽的地方。

      https://cpleung826.blogspot.hk/2017/02/blog-post_22.html

      刪除
    5. 所以都係不說為妙!

      刪除
    6. 寫個人blog也不能隨心,怕這個怕那個,那就無意思了。

      刪除
    7. 參考不同的評論:

      Man Yi Chan
      梁振英和UGL的協議公開多時,泛民一直就説不出根據那項稅務條例梁收取的款項要被課稅,向稅務局長舉報的梁繼昌更是專業會計師。因找不到梁有什麽違法而要繼續攻擊樑及要他接受立法會調查,不是政治打壓是什麽?可惡!收入要否納稅這個該是稅務專家俾意見的問題,由立法會議員調查討論,可笑!主流傳媒妄顧公義,只顧政治立場的為泛民吶喊,可恥!

      Man Yi Chan
      http://images.theage.com.au/file/2014/10/08/5858100/leung-letter.pdf?rand=1412752076979
      證明好多泛民打手一直唔理事實!

      Philip Chui
      以個人立場而言,梁振英絕對有必要對梁繼昌的串同反民集團,利用立法會對自己進行的人身迫害作出反抗;以凸手立場而言,梁振英絕對有責任阻止立法會部分政客,製造藉口去利用立法會來迫害凸手,爲政治鬥爭(例如佔中)失敗進行復仇,造成惡劣先例,使香港政治環境墮落萬劫不復境地。梁振英的行動是造福隨後的凸手,不管成敗,都值得喝彩。若然反民這次成功,必會用同樣手法脅迫林太,使她成爲反民集團的傀儡,後果將會十分嚴重,一國兩制可以立即完蛋者也。

      刪除
    8. arhonlam | 五月 29, 2017 at 9:38 上午
      怎麼樣的選民就選出怎麼樣的所謂總統,還是李光耀的遠見,選民有時是既任性又善忘,國家大事只透過簡單而不專業的一人一票,要政治領袖幹什麼?英國脫歐公投就是政客沒承擔的所為。這樣的政治方式在先進的歐美還可以,但在大部份亞洲國家就會有很大問題。

      香港一般選民的短視,執著,自負尤其明顯。今天幼稚的立法會就是這樣煉成的。

      Shadow Yau | 五月 29, 2017 at 1:45 下午
      狂人總統, 一個特朗普,一個國民老公普京,清彈鋼琴一幕出盡風頭,很搞笑!
      https://dpzblog.wordpress.com/2017/05/29/%E9%9B%9C%E8%AB%87-239/#comments

      刪除
    9. 多謝Louis兄分享,正反意見也聽聽,才不會偏聽,這對獨立思考很重要,當然出來的結果亦會人人不同。

      刪除
    10. 中港股市依賴中國的國家命運, 希望泛民不要繼續攪顏色革命, 幫助美國顛覆中港!

      坦言集:香港灘頭戰

      美軍一架偵察機日前在香港附近空域進行偵察活動,中國軍機攔截驅趕。這並沒有導致衝突,卻凸顯出中美關係處處藏着危機。美國軍方和相關利益視中國為頭號敵人已是公開的事實,美國增加軍費和美軍不斷挑釁中國領空領海是明顯的趨勢。特朗普或許有向中國示好,但像這樣靠投機致富的商人,他的言論帶有頗大的虛假欺詐成分,除了投靠美國、出賣國家的人,哪會相信他的話?北韓金正恩正是看穿了特朗普的欺詐與紙老虎實質,才成功地在外交上牽着美國走,還在努力提升本國的核彈與導彈實力,因為對付虛偽的騙者,實力最是關鍵。

      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亦看穿特朗普的伎倆,明白美國與華為敵。中國與之周旋,只是爭取時間,同樣藉此壯大中國的內外實力,好威嚇美國,也在美國老羞成怒出手侵襲中國時,給它迎頭痛擊。而在此期間,中國不像過往那樣任由美國欺壓而啞忍,美國軍機、軍艦逼近中國領空領海,便遭中國直接的驅趕。中國的戰機艦隻已突破美國第一島鏈的圍堵,今後相信會直逼美軍在琉球、關島的基地。

      中美較力,今次美軍機逼近香港,也凸顯香港作為中國領土的因素。中國不會讓步,也明示中國的決心和堅定立場。港獨已被禁制,親美的人若試圖在香港給中國製造麻煩,便應認清形勢了。香港是中美對峙的前沿陣地,中國不會放棄灘頭戰,香港只能在此條件下達到政治穩定、社會發展。

      研究所所長 陳文鴻

      雪地鴻爪:唯恐天下不亂

      中印關係最近因為一帶一路論壇及中巴經濟走廊問題上的分歧而鬧得不愉快,美國傳媒趁機火上加油,《國家利益》雜誌發表文章,預測中印如果再次開戰,印度將完勝中國,理由是印度的海空力量佔優,有美日支持,加上擁有優越地理位置,可以切斷中國的海上生命線,令中國經濟遭受重大損失。

      說印度軍力強於中國,恐怕有違基本常識;說印度可實施對中國的海上封鎖,也太高估印度的實力。事實是,半個多世紀前中印打了一仗,當時印度各方面都強過中國,尚且被打得屁滾尿流,如今中國早非吳下阿蒙,經濟、軍事及綜合國力均後來居上,雙方並非一個等量級。上兵伐謀,中國其實不必同印度真正過招,只須在西藏的雅魯藏布江多建幾條大壩,那麼下游的印度河就得乾涸,而印度河是印度人賴以生存的母親河,沒水可喝,沒水灌溉,印度人還能打仗?

      印度視那場戰敗為奇恥大辱,也想找機會報仇,奈何實力不濟,不敢動手。如今美國傳媒吹噓印度軍事實力強於中國,為印度打氣,撐起其膽量,其實是別有用心,如果印度人飄飄然真敢冒險,不管勝負如何,吃虧的都是中印兩國而已,而美國坐山觀虎鬥之餘,更可順便大賣軍火。再說,一旦中印開戰,兩國及周邊資本外逃,美國將大發戰爭財。

      美國人唯恐天下不亂,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這篇挑撥離間的文章發表在《國家利益》上,可謂得其所哉。
      評論員 香桐仁

      刪除
    11. 香港始終是我家, 希望大家愛護香港, 想離開人也請不要攪破壞!

      鳴鏡高懸:香港始終是我家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522/20028696

      [■近來越來越多人對香港的經濟及政治環境感到灰心。 資料圖片]

      筆者身邊越來越多朋友,不論是做生意的或是專業人士,對香港的經濟及政治環境都越來越灰心,特別是已經有外國護照的,都有「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鐘」的心態,部署隨時離開香港。

      筆者想借用最近在美國發生兩則新聞,指出外國的月亮不一定是特別圓的,在西方國家生活,幸福也不是必然。一則新聞是華裔醫生被強行拉下飛機,滿臉鮮血,另一則是一位華裔女子透過Airbnb在美國滑雪場附近訂了房,到達時任職大學教授的業主把她拒之門外,因為她是亞洲人。這些案例反映,在西方國家不一定能得到文明對待,筆者可以大膽地評論,香港在很多方面較這些國家還要文明。

      在世界很多其他地方,香港人只會是二等、甚至是三等公民。去旅行當然會非常開心,環境優美、服務員殷勤招待,但不要發夢在海外能真正享受到你在香港所享受的地位及尊重。對當地人來說,你永遠都是「老外」或「港燦」,西方人在亞洲永遠是高人一等,遺憾地,亞洲人在西方從沒有過同等的待遇。

      不少人都以過客心態在香港生活,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賺取最多的金錢,之後能選擇在他國舒適生活,這想法本質是沒有問題,問題在於不少人在這過程之中,有意無意之間出賣或傷害了香港的長遠利益,這是筆者最擔心的,但願每個香港人都能愛這香港人真正的家!

      張一鳴

      刪除
    12. 中國的國家命運和中港股市應該會有良好的趨勢, 信不信由你!

      禁止裝備出口 中國有何底氣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70531/00182_001.html

      近日,中國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出發,宣布從六月一日起限制出口幾類裝備和技術,包括耙吸式挖泥船、絞吸式挖泥船、鬥式挖泥船、吸沙船以及自航自卸式泥駁船。一直被西方國家進行高科技圍堵的中國,今次一反常態地實施裝備出口限制,這說明崛起的中國裝備製造業,早已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

      中國今次限制出口的裝備,都是進行島礁堆填的「撒手鐧」特種船隻。在過去幾年間,這些海上建設獨門神器為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發揮巨大作用。以「天鯨號」絞吸式挖泥船為例,每小時吹填海沙四千五百立方米,在半年多時間內,南沙五個島礁吹填了超過一千萬立方米的沙土和海水,大約相當於三個美國胡佛水壩消耗的混凝土。

      中國在南海島礁建設的速度及質量震驚世界,與此同時,中國裝備製造業展示的強大能力亦讓世人嘆服。正因為此,有些國家希望從中國進口這些神器,在南海或東海複製這些工程,如此一來,勢必會危及到中國的主權完整及國家安全。所以,全面進行出口限制,也是情理之中。
      不斷突破 引領世界

      這些海上作業船隻的技術含量高,工程複雜,只有中國造船工業能夠高質量建造,別的國家要想購買,除了中國之外,別無他店。中國禁止出口之後,相當於斷絕了其他國家堆填島礁的念頭。這也從另一方面折射出,中國製造業已真正成為大國崛起的奠基者。

      中國過去一直是西方技術封鎖的受害者,所謂的巴黎統籌委員會,至今仍然沒有解除對華高技術出口限制。但時至今日,中國不僅沒有在西方的封鎖之下垮掉,反而突破不斷,研發出了自己的晶片、自己的核心部件、自己的發動機,並在多個領域開始引領世界。

      中國目前在激光製造技術、超級鋼技術、人工智能技術、量子通訊技術、特高壓輸電技術、人造太陽技術、超級水稻技術、高鐵技術、超級電腦、反艦彈道導彈技術、大數據雲計算等方面已不亞於西方國家。有一項統計顯示,世界上有一百項工業,中國基本上每一項都達八十分,而日本總分只有中國的四分之一,除了在材料工藝及微電子製造方面領先中國之外,日本在製造業方面全面處於落後狀態。

      此外,中國是世界上工業門類最多、產業鏈最齊全的國家,一個裝備技術只要中國能夠掌握,該裝備的價格就會從鑽石價變成白菜價,西方國家的相關產業鏈將陸續破產,最後只有中國才會生產。類似的例子在工程機械領域不斷上演。

      昨日愛搭不理,如今高攀不起。中國不斷突破西方的技術封鎖,或許在不遠的將來,中國將反過來對西方進行技術封鎖,今次限制裝備出口只是剛開始而已。

      刪除
    13. 其實Louis兄不用在此作太多轉載新聞的工作,可以略略討論自己的觀點就可以了。

      刪除
  5. Starman兄的分享正正就是他在新書分享會上提及的新搞作,當時在座的讀者,包括小弟,都聽到入哂神!

    亦祝福巴黎兄生活愉快,上了兩次巴黎sir的課堂,長了好多知識。

    多謝止凡兄的飯局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得知Starman兄早已在分享會提過此操作。

      刪除
  6. 非常令人失望的止凡取態, 或許你也應該巴黎一道去加拿大.你或許會笑某君的愚和醜態,但你不會追究為什麼閉門的東西為什麼會[公諸於世],也更不會追究梁x昌的身份....小學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實在不覺得這些是重點,而且一件事還一件事,幾件事也可以同時追究的。其實政見不同也不用叫人離開香港吧。

      刪除
  7. [郭文貴事件,奇怪竟然如此大事,香港普遍傳媒都不多報導,就連在坐一些blogger好友也不知情。]...不是不知情, 是選擇[不知情].....小學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知情與「選擇」不知情,大家不會分不清的。

      刪除
  8. 無意衝擊這位[網絡紅人],不過作為一位傳播工作者, 行為還是檢點的好, 不知道的就說不知道.港珠澳大橋出事了, 好好專注自己工作罷....小學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明白你在說誰,我們那裡沒有傳播工作者,也沒有與大穚相關的人。

      刪除
  9. [..民建聯的「厚面皮」驚嘆不已..]如果民建聯的「厚面皮」令止凡驚嘆不已,那梁X昌的呢?周小朋友是豬一樣的議員,那梁KC也不見得是好人一個罷???充滿大智的止凡先生....小學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來小學生一連串的言論,大概主因政見不同吧,這裡無意與人討論政見,你亦不用太上心。

      刪除
  10. [...blogger好友們,聽完這些道理無一不面容扭曲...]嘩哈哈~~~面容扭曲會不會是因為有人說出這種歪理???會不會認為某人的見解令人失望???....小學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的確有這個可能,但據我理解,依你想法的可能性相當低。

      刪除
  11. [曾蔭權的下場一樣...]甚麼下埸?話判幾多個月, 實際坐了多少?日日詐痛睡醫院嘆世界,最厚顏無恥莫過於此.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下場乃牢獄之苦。

      估計你是上面那位「小學生」吧。

      刪除
  12. 有個問題一直想在心中,如果是逃稅,所犯的是哪條稅例?梁繼昌一直都唔肯回應,推說是誹謗案正在進行法律訴訟,但只要他提出梁振英所犯的稅項條例,誹謗便不成立了,對吧?那為何不回應?UGL的協議是否反競爭賠償協議?有説是否反競爭協議不是個人説了算,認為要交文件到税局讓其判斷,但第一,協議是應該看整份內容定的時候的原意,而不是單看一個條文說如有需要,梁要協助推廣blah blah blah, 第二,是否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廉署主要看他任內有沒有給予UGL利益,實在看不到有甚麼利益交換,而且UGL並不是什麼大公司,在香港三十年,主要承辦地鉄維修工程,拿UGL來發難,而且在網上一直說㧪手費是繪本賄款,反擊就等於發癲?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仲有,如果誹謗案上庭,關鍵問題會是梁振英有無犯稅務條例,如果有,那就不是誹謗了,事情會水落石出,搞咩調查委員會,又沒有人認為調查委員會是想引導法庭製造梁振英有罪的既定印象?

      刪除
    2. 很久不見亂博兄來留言,你此討論很理性,不過其中一點好像與我認知有所出入,有關「廉署主要看他任內有沒有給予UGL利益」,記得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一罪好似單方面收了利益就可以入罪,不知有沒有法律界blog友可以留言交流一下。

      刪除
    3. 不可只用這簡單邏輯來説,這便太過兒戲,可能是申報的問題,但是所有做公職人員如果之前是從商,之後有酬金,這是很正常,上到法庭法官都會有這樣質疑,我相信應該是要看酬金的nature,這才是合理。其實,泛民官司好多都亂嚟,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司法覆核便是一例,還是不要太過依賴傳媒的資訊

      刪除
    4. 明白了,我認同考慮要深入全面。

      刪除
  13. 止凡兄的記性真好, 每次出席任何活動都能把發生的事都記下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喜歡這種"实地報導"的形式!!!比個like 你!

      刪除
    2. 哈哈,他們也指我可以去當個財經記者,這是不錯的出路。

      刪除
  14. 當晚的精彩,今天仍在回味之中。

    聽到巴黎兄少一些回來,都感可惜,期望在網上見到他更多的分享。 (相信那晚都讓大家留下美好的回憶,祝巴黎兄加國生活愉快)

    止凡兄的第一本著作可以說是我寫起blog內的啟蒙,在此再次多謝你的好作品。

    我的每篇分享其實都是自己的筆記紀錄,因怕自己忘記好的投資要點,因此索性花多一點點時間整理,方便自己隨時重溫和反思,順道分享出來亦是一件樂事,大家都過獎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標竿兄參與飯局,繼續好好分享生活點滴,加油。

      刪除
  15. 止凡兄,我就咁睇呢篇文章,俾我嘅感覺就係“只會單方面批評梁振英”,但對泛民嘅過錯就隻字不提!

    雖然呢度係你個人嘅blog,但你既然開放留言,就不能避免正反意見!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明白,我也不是避免什麼意見。不過提醒一下,這篇是記述當晚現場交流實況的文章,而且政治議題也不是重點,只是閒話家常,看文時不用太認真。

      刪除
  16. 止凡兄這篇實地報導正好填滿我當晚早走的空白,尤其是Starman兄的一段,多謝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了你的文章才寫,這會較妥當。

      刪除
  17. 不知我到這個的年齡,看了太多事情對生離死別特有感觸.
    新運的是這個時代,即使分隔兩地也可以通過視訊保持聯繫.
    所以我才下了決心開始嘗試以前都不會特別相去做的事,為的是不要讓人生留白.

    回覆刪除
    回覆
    1. Investnovice兄很年長嗎?人生很多時候都會無奈,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刪除
  18. 嘩!! 深水埗十三太保, 加埋我就十四大盜, 不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禪師又出來嗎?求之不得,若真的話,我立即再約。

      刪除
    2. 哈!我亂 up, 因為今日為好友覺得勁興奮,見勁贏兄兩月內由6M變10M, 嚇到我亂 up 嘢!😯

      刪除
    3. 空喜歡一場。

      刪除
  19. 止凡兄呢篇分享好詳盡,令人好像身歷其境。
    其實只是一篇記述文,客觀記錄,不明白怎麼一些人總是糾纏不清,一定要將不關事的事情拉來一起說,非要搞政治辯論不可。

    回覆刪除
  20. 多謝各位給我一個回味的晚上。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各好友能讓你生命有點不同,值得銘記。

      刪除
  21. 止凡兄:

    你好!多年來小弟經常於貴網學習,所得甚多。多謝止凡兄用心的分享和教導。

    在這篇文章中,有一點關於地舖估值的地方我有一點不明白,還望賜教:
    "例如該舖舊月租十萬,3厘回報現可賣4億"

    我的想法是:月租10萬,年租120萬,以PE33計,估值應為4千萬,而非4億。

    請問我的計算有否出錯,還是用作評估的方法出錯? 還望止凡兄賜教!謝謝!

    JC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不起,是我錯了,讓我把文章內容修改一下,多謝提點。

      刪除
    2. 謝謝回覆!

      JC

      刪除
    3. 請問blog 主,想參加這些飯局要什麼資格?

      刪除
    4. 沒有什麼資格,只是blogger好友聚會。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