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香港溫布頓

昨日香港選出了新任特首,在家看著點票一刻,早段已發現林鄭的票一直兩倍於曾俊華,當時感覺已經結果明顯了。最後林鄭以777票當選,曾俊華得365票,這些得票數字足夠朋友間在fb瘋狂洗版。




早前有報導指香港人的智商是全球最高的,其實大多數人都有足夠能力看見特首選舉是什麼一回事,看見過程與結果,是熱血沸騰?還是笑看天下?始終各人取態不同。朋友間有黃絲也有藍絲,深黃深藍也有,很興幸,大家聚會時對政治議題都能點到即止,沒有損掉多年感情。

這段日子,大部份身邊朋友的表現都差不多。對著曾俊華,會大讚他的親和力,又會同情他不是真命天子。對著林鄭團隊,會笑他們如何無能力,離地。對著建制、商界,會笑他們是非常聽話的小朋友。對著泛民、自決派,會笑他們方向不清,指當中有「鬼」。

今次選特首,身邊沒有太多熱血份子,大多數朋友都如一個旁觀者般評論這些新聞,認為選舉結果早決定的,何必上心。有朋友感到心淡,正在搞移民。巴黎兄就更容易了,本身外國有身份,一家大細長居外地,又財務自由,買張機票就能立即走,真瀟洒。

選舉當日,整天的電視、電台,有海量的評論節目,fb也好,whatsapp也好,不停重溫有關這些選舉的點滴。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確有點政治冷感,或反感,感到特首選舉新聞十分納悶。政治,搞得好,就是不要阻我們安康生活,如果當權者知道這一點,不要故意鬥來鬥去,這已能平定很多如我這樣的蟻民了。

當選出了林鄭當特首之後,回想起一段影片,是《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先生談的個人著作《香港溫布頓》,影片說出一些香港的優勢,回看可能會有另一番體會。

蔡東豪所拿來比喻的是英國網球溫布頓效應,指英國搞溫布頓,全世界最著目的網球球手都會到英國處。可是,由1936年以來(影片指近年好像打破了紀錄),英國從未贏過溫布頓中最高殊榮,即男單比賽。

這個溫布頓效應,或者溫布頓精神,所指的是一個地方,最緊要搞旺個場,搞起一些行業,吸引世界各地的精英前來,即使當地沒有專才也好,也不介意繼續搞好,因為每件事不一定要自己做第一,只要有一個好地方吸引高手來,也一樣值得經營,持開放的態度最緊要。

於是,蔡東豪環顧香港有什麼行業可以保持這個溫布頓效應的,也算是細數香港的優勢。他總括該些行業需要有兩個現象,第一要好多外國人參與,第二要地產霸權不會接觸的。他認為金融業是其中之一。

首先,在中環仍然有很多外國人,他們是世界精英,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國家,如果他們不認為這裡是「溫布頓大賽」的地方,請他們也不會來,這不是什麼地方用錢可以打造出來的現象。同時,金融業是地產霸權不會接觸的一塊,因為華人大班搞過百富勤,出事之後無人再敢玩,到今天這個版塊仍然不屬於地產霸權的版圖。

另一個地方是空運業,因為蔡東豪自己做廠的,他知道很多行家對於一些重要的空運,始終仍然相信香港,因為其他地方,誤時誤點的現象仍然多。

除此之外,香港的法治仍給人有信心的,他舉例,如果在內地被關扣留,要你付兩百元,否則就要到公安局,相信誰都會付。但在香港,同一個情況,只要於理不合的話就不會付,去警署就去吧。為何選擇會不一樣呢?主因是我們相信香港的法治。

對這些年的地產霸權,蔡東豪也有所體會。以前的社會,有能者居之,他回憶起七八十年代做廠的,沒有料子,實在無可能成功,一切真的無運氣可言,有料無料,一定現形,成功非僥倖。

今天已沒有這回事了,他也引述前美國聯儲局局長伯南克指他也不再相信「有能者居之」這回事了。今時今日,資產爆炸太誇張,人人話要贏在起跑線。

他分享一個例子,一位老婆婆,好多年前買入一個舖,做一些時裝設計小生意,一直做到20年前才關門。當時90年代,其實她很不開心,因為始終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最近這位老婆婆把彌敦道的舖位租了給一間金舖,每月收80萬元,即每年成千萬元,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家怎能花得完呢?

有觀眾隨即認為,這位老婆婆當年很高明,因為當年會買舖。但蔡東豪不太認同,因為八十年代做生意,環境不如今天,買舖與租舖的分別不是太明顯的,兩條路選其一,只是一個機會,不是特別高明。我們更別忘記80年代的利息,超過20厘的按揭,借貸環境絕不如今天。

這兩個小時的分享會,談天說地,輕輕鬆鬆,那是2013年7月時書展的分享。之後,蔡東豪於2014年7月26日宣布《主場新聞》結束運作,並在聲明中以「我恐懼」、「我誤判」、「我內疚」交代結束運作緣由。2014年9月28日開始佔中事件,與及之後一連串事件。不知道當日他看到香港的優勢,今天變得如何?一位女特首管治的香港,前路又會如何?




64 則留言:

  1. 我幾個月前已經開始準備辦移民了。心已死了。人生在世只求後半生多點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認我無大志,大志留給其他人好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Nelson兄也是心灰的一位,希望你有好未來,加油。

      刪除
  2. Wyoming :香港是絕對自由的地方,去留悉隨尊便.97一役,大家都嚐到也看到,如何品評,也悉隨閣下的觀事角度.但請千萬不要混水摸魚,回頭搵了一大筆拍拍屁股走了還要鍋裡的粥吐口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借用[市場先生]的一句:[[世界在不停進步, 如果你心存偏見, 那將會阻礙你前進.]]
      .....wyoming

      刪除
    2. 97年前的確有不少人移民,可能今天人數還不比當年多,人人也有選擇自己前路的權利,祝大家好運。

      刪除
  3. 作為年輕人,我曾參與雨革,也曾經期望過香港人會自救。
    只是兩年後,我也變得麻木了,這次的特首選戰無論誰人選出,他/她也只是扮演著中共的一個傳聲筒角色,誰人選到特首也只是按著中共的劇本走下去,每天也有150個新香港人來換血,中資也開始滲透市民的日常生活,法律上一些敏感的地帶最終由中共去演繹。
    香港這個小地方能成為國際舞台,法律和香港人精神不可或缺的,有著公正的法治環境,才可以令外資安心以香港作為發展的平台,有著香港人精神,才可以把社會推向高質素,令外界推崇,兩者相輔相成,形成一個高質素的大都會。
    現今環境實在可以趕絕香港人,當連生存基本的衣食住行也出現問題,再努力也敵不過霸權,從了出走,還有甚麼辦法可以繼續生存?而當法律也開始變得模糊,外資失去信心繼續投資時,這個香港變成平平無奇的一個香港省也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作為一個麻木的人,只好努力工作和努力投資,希望在若干年後積累足夠財產移民。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面的朋友,不用積累足夠財產才可移民的,閣下年輕,可先以遊學到歐洲,然後留下來,尋找機會和途徑...你看非洲和南亞的一些人,行路也要行過去就知道那裡機遇有多大..

      刪除
    2. 作為年輕人的Morris,感到你口中說出的香港是如此的負面,這是非常可惜的,你們是香港的未來,你們也感到悲觀,未來的香港又可以怎樣?

      刪除
    3. 經過雨革後,我倒是看到香港是一個公正的法治環境,高質數的大都會。

      出黎行預左要還。因為香港有公正的法治,所以做錯的被判罰,知法犯法打人的坐監。

      各大國內外媒體都紛紛說這是一場革命,佔領 放火 扔磚 到警察開槍,請問死傷有多少。對比一下國外的暴動就可以知香港人有多高質素。我們什至連封場 宵禁都不用。

      資本主義從來不強調公平性,只要符合遊戲的規則,你做咩都可以。林鄭依足條文選出來的,只能說句中共厲害吧。

      如果唔爽的,可以爬上去改變遊戲規則。希特拉也是選出來而不是拿槍指住政府的。

      利申:80後純發洩情緒文,請別過份解讀

      刪除
    4. 喜歡你這句話:「如果唔爽的,可以爬上去改變遊戲規則」,很積極的思維,多謝分享。

      刪除

    5. 如果唔爽的,可以爬上去改變遊戲規則, 不過靠吹是難以奪權!
      港大“學苑”負責人應該有責任感, 自己以身作則, 不要總是僅僅依靠吹口號, 不要總是像氾民頭頭和佔中三子立心尋找砲灰!

      獅子山上:港獨派奪權狂想

      法庭最近嚴懲旺角暴動案的被告,對維持社會秩序及遏阻港獨有一定作用。然而,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最新一期亦趁回歸二十年來臨發表多篇文章,有文章更號召獨派要「為革命奪權做準備」,並獻計奪權三式,狂文一出,港人還能對港獨掉以輕心,視此為政治誇大的虛命題嗎?

      港獨之火,慎防星星燎原。《學苑》新一期文章又來了,當中「獨派要莊敬自強」一文更進一步大談奪權攻防術。撰文者是顧博謙,即《學苑》負責人之一,今年據說就讀港大社會科學院二年級。去年旺角暴動時,顧曾被捕,並遭控以暴動和非法集結相關的控罪,但因證據不足獲撤控。

      該文由本港法院裁定游蕙禎、梁頌恆不符立法會議員宣誓規定而失席位開始,到本財政年度預算案中,警隊將增聘人手、增購武器等,咬定港共要全面殲滅獨派。狂文不但沒有洩氣,反而號召獨派要做好革命奪權的萬全準備,然後攀引外國學者談政權更迭的文字,獻計三招奪權。

      奪權「狂想三式」如下:一是抓緊香港經濟蕭條的時刻,將經濟下滑與抗爭運動連結,並舉例○三年沙士與經濟災難成就五十萬人上街;二是港獨非一朝一夕可成,獨派需培育人才反滲透,有組織、有系統滲透政府內部,以便關鍵時反制當權方;三是獨派雖暫沒有實力製造國家(原文指中國)危機,但可在「內地出現國家危機徵兆時,抓緊時機,推動革命」。

      新一期《學苑》獨味十足,毒味更大。北京兩會上月剛閉幕,國家領導人會期內一再重申香港要嚴防港獨,未料獨派事隔一月便回贈「大禮」,狂文囂語,令人不但憂慮這股勢力除宣傳、洗腦,還有機動性地部署及背景不弱的幕後實力,故敢於向中央叫板,敢於狂想及意圖把香港變成革命戰場。心寒中,港人真的要防獨如防毒!
      傳媒人 畢日堯

      刪除
    6. 當然,做人做事,總要坐言起行,並且言行一致。

      刪除
  4. 當愈熟悉一個地方,我睇到既問題就會愈多。去旅行體驗到的只係短短又簡單既當地生活,有時會因為文化既差異而鐘意左那地方,例如我鐘意台灣既慢活。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係有好多陋習同問題,因為我熟悉。香港係我出身同長大既地方,若果我因為見到問題同陋習,覺得佢變左質而離棄佢,移民去其他地方生活,我相信到我再熟悉我移民既地方,又會再見到屬於他們特有既問題。

    我生於依個小小既城市,唔會因為佢有好多根本性既問題而離開,未來既事從來都係不可預知既。我會留在香港,除左佢係見證我成長既地方外,它既然有根本性既問題,點解唔去著手解決?可能係我好單純既諗法,既然無法係政治層面去改變,咁何必考慮以行動去改變?點解有勇氣去選擇離開,而無考慮過去改變佢?

    我只係一個小小既嘍囉,如果連我地都對香港無咩信心而離棄,咁香港慢慢變得平平無奇既城市都只係時間既問題。除左政治同所有利好營商既環境外,人才,都係好重要。

    90後小嘍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難得有位年輕人如此積極,要比較,在香港出世與生活,其實比世界大多地方也要好得多,主要看你的觀點與角度,每每聚焦於不好的地方,自然感到煩擾。

      刪除
  5. 雖然沒有真正在香港的金融業工作過,但感覺上香港即使金融業也不太全面,太專注在對國內的銷售,重點往往是 sales, sales, sales。在英國,入保險公司做,唔會俾人感覺係做銷售,有很多後勤部門的,資產管理,融資等等。保險銀行投行大學招聘的時候,都是以這些較專業的職位居多。反而在香港,一聽做保險銀行的,十之有九都係做銷售。有次經過大學見有保險公司請人,上前問問,看看香港的保險的工作前途,那職員都說主要都是請銷售,後勤的職位很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記起Ricky你曾經提及過,金融除了保險業,還有投行等企業,香港也能當個溫布頓吧。

      刪除
  6. 百富勤不是為了中資上市的道具嗎?一直以來香港的賣點就是作為投資內地的窗口,現在都倒過來變成提供內地對外投資的窗口了。平心而論,香港這江湖,脫離不了對內地市場的依賴,外資華資中資,只是代理人的分別。
    至於航空不誤點,現在還不知有沒有許多優勢。例如倘若容許延誤能讓我省回一半的運費,那麼本來那一塊市場的優勢就沒了。可能陸運海運的網絡又分了一點。政府鼓勵企業的生產線貼近產品來源地又分了一點。雖然不至倒閉,但也不至於不能取代。
    可能剩下法律制度,美元計價的中國領土,作為允許資金自由停泊的境外,才是這裡運作上最獨特之處,不然很可能這裡早就被河蟹掉了,講不上五十年不變。
    至於移民與否,總是涉及信心問題,每個人的考量都不同。不過,香港物價高消費貴,生活壓力大都是事實吧。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T兄總結了香港現況,今時今日的香港對比內地各城市,仍算有點點獨特之處,希望大家珍惜這一點點,至少大家在香港仍可以上google,看blogspot,若有一天消失了這些獨特性,將會更可惜。

      刪除
  7. 感覺香港缺點全部都在表面上,而優勢卻是隻字不提。近來察覺原來香港問題幾乎清一色是民生問題,應該是英雄地不易站吧。如果不是地太少的話,香港現在可能是中國第一的城市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第一,要看看如何計算,如果是經濟、GDP,早已被超越了。

      刪除
    2. 止凡兄,計GDP總量真的沒什麼意義,中國的城巿本身人口或者土地面積都比香港大,只要計算人均GDP,根本中國城巿仍是落後於香港。

      刪除
    3. 因此要說明了,今時今日香港已經不再是任何數字都超越內地。

      刪除
    4. Ian Ma, GDP总量是起作用的。拿小国如摩纳哥比教,人均名列前茅,国际话语全无,人均高又如何? Size does matter.

      刪除
    5. 也有道理,多謝分享。

      刪除
    6. j4m35bond,數字之重要性在於有意義。常人一般以GDP來作生活水平或者經濟發展的一種衡量準則,但單純以總量來計算能達到上述的效果嗎? 小如香港和新加坡,執亞洲金融牛耳,可見小城也可以有巨大影響力。香江的潮流文化實力也曾席捲東亞,影響力不一定只局限在政治的'話說權'。

      止凡兄,愚以為香港不是任何數字也超越內地是1997年前已存在。近年來各大傳媒和群眾都很接受香港衰落論,其實抱著平常心心態而不用盲目的妄自菲薄

      刪除
    7. 記起以前分享過林奮強的訪問,他談過一些數據,值得一看。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6/05/blog-post_22.html

      刪除
  8. 對不起,追了此Blog這麼久,今天才第一次留言。
    大部份香港人只係想維持以往的核心價值,安樂過日子,不要咩中港融合、亦不要咩港獨,厭倦撕裂分爭,支持薯片,其實是他們幻想的投射。
    件事都未必係壞事,逼大部份人面對現實,中國政府根本不在乎(舊)香港人的想法,你只能選擇join it or leave it。但最痛苦的,莫過於唔想join it但又無法leave it的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來追風兄是第一次來留言,日後不妨多來。Joint and leave,或許失去了求同存異的精神。

      刪除
    2. 止凡兄,我沒有你這麼樂觀。中國政府很明顯想要香港成為一個聽話的城市:現在是港獨不能討論,明天就是共產黨不能批評,後天就是政府施政不能反對......大部份傳媒已像CCTVB那樣被收編,一大堆愛字派的流氓團體與網上五毛動輒叫囂,罵人賣國漢奸走狗。很快所有香港人都被要求要愛國愛黨,還有求同存異的餘地嗎?

      刪除
    3. 作為社會低下層,我唔想中港融合,因為以現時形勢,融合結果只會係吞併。但係中港共存就唔會反對,全世界都同中國做生意,香港無理由執輸。

      只係唔執輸唔等於要認輸,我自己期望,香港特首係以香港人立場同中央合成,而唔係以中央立場黎要香港人合作。

      快餐人上

      刪除
    4. 追風兄所講的現象,相信不少香港人都能感受得到,一步步惡化,唯一希望的,是他們能明白搞垮香港對他們沒有好處。

      快餐兄這個期望很合理,希望情況有好轉吧。

      刪除
  9. 70後一名,坦白講唔死都大半世,香港核心價值往後墜落成點對我地成年人影響有限。
    反而為土生土長香港人的下一代擔心,本身已經沒有背靠祖國的人脈,又要面對新移民潛移默化式的換血。莫講返回國內發展,就算要在香港社會上層佔一席位亦不容易。有子女的,真係要自求多福。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年歲本來也有中年危機,再加上時代的蛻變,實在難受。

      刪除
  10. 止凡兄,你好。我留意了你的Blog已有一段日子了,除了你之外,還有巴黎兄、鐘兄、Starman、財叔、百樂、東㫒兄等等。以往我有在facebook分享自己一些見解,但近來轉了工作後,終於了解到甚麼叫做政治。不能在用真實的身份去發表意見,唯有改姓埋名,用另一身份與一眾blog友交流。

    說實話我是一名簡單的人,一向工作方針是專注做好自己,不怕虧底盡力去做。但由於勤力做郤得罪了不人眼紅我受上司賞識,比人在背後落左好多藥,導致上司及某些伙記先入為主我係一個唔好的人,最衰我係一名不懂包裝自己,不懂阿諛奉承,不懂工作間政治的人,最後升職也沒有份兒。

    政治真係好複習好險惡,黃絲藍絲誰夠膽說自己一定對,推出方針一定可以令香港社會和諧?大家站的立場不同,持的觀點角度不同,好難一概而論。但我現在深明,後生的一輩或善良簡單的大眾,一定不懂得在政治遊戲內分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分享之餘,保護個人私隱也是重要的。其實不少人不喜歡玩弄政治,但不代表看不清時局,是人是鬼,總會分得出來。

      看見你寫blog不久,把生活點滴寫下來有很多好處,加油。

      刪除
    2. 辦公室政治度度都有, 我都曾遇過知足兄的情況. 既然我適應不了, 只好另找一個合適的環境再起步. 相信專注做好自己,總有一日會遇到百樂.

      刪除
    3. 作為打工仔,總要懂一點政治的,否則做事頗吃虧。

      刪除
    4. 多謝止凡兄,之後大家多多交流
      walkman兄,確實如止凡兄所講,知道一點政治,亦可以保護自己

      刪除
    5. 很好,多謝知足兄分享。

      刪除
  11. 我喜愛聽別人抱怨,有抱怨就有机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禪師的文字總有大智慧。

      刪除
  12. 想起林夕26年前所寫的皇后大道東歌詞,心中無限感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噢,這首歌真的很久很久了。

      刪除
  13. 一起拭目以待吧, 樂觀的人才能找準機會, 投資亦然
    既然對香港咁無信心, 早走早著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白,我也同意樂觀較悲觀好,因為日子總要過的。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14. 我們現在覺得很不舒服, 有許多不滿或甚至怨恨! 如果我們宏觀地從高層次看問題, 就不會有幻想, 我覺得中央對香港的控制將會越來越緊!

    香港目前佔中國GDP不足3%, 除試驗場的功能外, 香港在中央心中的地位確實沒有以前那麼重要!

    我自己判斷, 香港的藍黃對抗和從而誘導的混亂甚至騷亂狀態在未來三十年內不會結束, 香港將一直繼續被列強用作顛覆中國的基地(李波書店事件就是一個例子), 混亂直到2047年7月1日回到一國一制才會終止。相對來說,澳門已經是在中央的更好控制之下。

    以美日為首的列強大概仍然幻想高舉"自由民主人權加多黨制"的大旗, 尋找藉口孤立中國, 並且在有利條件下(例如中國內亂和內戰)再一次派軍隊侵略中國和瓜分中國。

    請注意, 列強用文化, 宗教, 互聯網(facebook google等)和民間慈善組織等林林總總手段來顛覆中國, 不外想誘導中國發生顏色革命, 導致中國內亂和內戰。

    ######

    北京將循更多法律途徑加強對港管治 或直接向特首下令:

    http://forum8.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6699386

    報道亦引述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董立坤表示,與其去討好香港的商界精英,不如更有效率地管治香港。他提到,透過調節中央與特區關係,以香港的司法制度去處理香港內部糾紛,過去廿年證明不僅對管治有利,亦更易為公眾接納。

    田形容, 中央政府對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案作出釋法,定下了使用憲制權力的標準及先例 。釋法的影響不限於梁游,而是牽涉整個宣誓的行為,並成為《基本法》一部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回歸時,香港佔中國GDP超過兩成,今天的影響力變得微不足道,我們剩下一點點獨特性,三十年後會變成怎樣,或許與Louis兄的預期不會差太遠。

      刪除
  15. 本來回歸初期,中央甚少干預,但不幸遇上經濟低潮,開始深層次矛盾。
    地產霸權背後控制曾蔭權諗住係香港話事獲取利潤,對深層次矛盾視而不視,各方面繼續妖魔化中共,務求脫離中共主權,中央唯有派梁振英清除。
    難道今日的局面全面歸咎於中央?各利益團體,泛民寸步不讓,欲與天公比試高,難道不用負上責任?當年英國尚且要拱手歸還香港,難道泛民認為自己實力超英趕美?
    至於時間證明誰是鬼,In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共產主義尚且用了超過半世紀證明是錯誤,美國等西方國家繼續用民主做幌子,令中東民不聊生。God knows.p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核心似乎是互信,一旦消失了,只會走向兩極。

      刪除
  16. 甚麼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若淪為口號式教條,則與宗教洗腦沒甚麼分別。既然繼續有人相信耶穌,則口號式民主會繼續存在,而且某些人會終身沉迷。伏爾泰說:假如上帝並不存在,那就必須把祂造出來。
    教導未成年人士當然係簡化的普世價值,黑白分明,難道出來社會也死抱著原則,一成不變?底線係有的,不能傷天害理,但其餘的事,難道不是充滿灰色地帶嗎?日劇令一班小學生感受社會的爾虞我詐未免過早,但爾虞我詐卻是社會的現實,作為成年人連這點卻不懂,只懂喊原教旨主義的普世價值,應該再教育一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補充:日劇女王的教室

      刪除
    2. 喜歡你這句話的積極性「假如上帝並不存在,那就必須把祂造出來。」,跟上面blog友的那句「如果唔爽的,可以爬上去改變遊戲規則」差不多,很好。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3. 止凡兄,你誤會了,容我引用周顯的變化版:假如牛熊並不存在,那(莊家)就必須把它們造出來。牛熊市只不過係莊家造出來用來散貨和入貨,財富轉移的手段,請看清事物背後的本質。

      刪除
    4. 原來如此,原來你的比喻是製造遊戲規則的意思,搞錯了。

      相信你是上面那位匿名兄吧,不妨留個名字。

      刪除
  17. 球賽最基本係乜?公平兢技!就算比英超級賽事你睇,但又打假波,又黑哨,你仲睇唔睇? 引伸到香港,本來有高度法治的地方,衰極都有普的.但基本法係有隻木馬程式,隻木馬叫做釋法,釋法者係共匪.共匪係最愛打假波吹黑哨的,所以基本法長遠會玩完.叧外仲有一班不知黃絲,藍絲定死絲,視法治為冇物,自毀長城,加快法治滅亡.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願情況如鐘擺一樣,物極必反,慢慢走回正軌就好了。

      刪除
    2. 中共對泛民採取一手鎮壓, 一手招安, 分化措施應該是有效的! 不久之後, 我們會陸續看到更多佔中活躍成員入獄, 更多年青大學生和泛民活躍成員接受招安!

      我對中共有充分的信心, 這個宗教是好的,強大的, 聰明的, 有能力永遠存在兼執行一黨專政!

      因此,我認為中國包括香港的前景應該會是非常好的!

      西方世界再也沒有機會和能力顛覆中共, 來實現再次瓜分中國。

      匿名29/3/17 10:19

      一起拭目以待吧, 樂觀的人才能找準機會, 投資亦然
      既然對香港咁無信心, 早走早著啦!

      刪除
    3. 使乜咁悲觀呀?物極必反,反即是香港回歸正路,將由林鄭上台開始,定啲嚟!
      港人厭倦政治意志消沉已是不爭事實! 咁嘅情况下,民主派點玩噱頭引人注目?

      中共對泛民採取一手鎮壓, 一手招安, 分化措施。 2017特首選戰之後,不就是佔中9男女被法治之時嘛!

      佔中與旺角動亂破壞了香港的法治,不嚴懲以止歪風,香港便不能擺脫現時的政治困境,重新起步。依法治他們的罪是清楚地在社會劃出界線,不讓別有用心或無知盲動之輩來踐踏香港的法治。

      香港的矛盾不大,是政府縱容才坐大了顛覆勢力,堅持法治,他們便會害怕。

      <堅持法治>東網 陳文鴻
      這麼長的時間政府才檢控佔中的策劃者,這應屬於遲來的司法正義,而不是甚麼秋後算帳,後者是封建時代的語言。犯法受到檢控是法治的真義,遲來早來有不同因素的考慮。除非法律上明文有時效的規定,否則的話,遲來便不用檢控,法律便可為人情所改變,法治不能落實,這是怎樣的民主精神、法治原則?

      其實某些人在佔中的策劃、推動是明顯不過,當佔中的性質不是和平合法示威,而演變成暴力行為,參與者觸法,策劃者也同樣犯上教唆之罪。不能因為反對政府便是正義的革命言論,便把他們違反現行法律變成正義之舉。就算是公民抗命,首先是承認犯法,因而甘願依法受罰。其中沒有任何理據,可以認為自命正義的行為可違法而不應受法律制裁。

      可笑的是,主張支持佔中的人心存推翻政權、顛覆現時的法治,卻不堂堂正正為自己的理想負上犯法受懲治的代價,諸般推搪,以不同的歪理來解釋自己沒犯法、沒違反現行法治制度。這樣心口不一、投機取巧的小人來推動民主,怎不令人懷疑他們的動機、背後的勢力?

      佔中與旺角動亂破壞了香港的法治,不嚴懲以止歪風,香港便不能擺脫現時的政治困境,重新起步。依法治他們的罪是清楚地在社會劃出界線,不讓別有用心或無知盲動之輩來踐踏香港的法治。

      香港的矛盾不大,是政府縱容才坐大了顛覆勢力,堅持法治,他們便會害怕。

      刪除
    4. 正如曾俊華所說每場波都有茅波,年青人,你太年輕了,難道世上真有大同世界的烏托邦?地球太危險了,快點回火星吧

      刪除
    5. 正評還是反諷,令人看得似懂非懂,有趣。

      刪除
  18. 香港的可憐之處是從來都是移民城市, 「本土」意識不足 (這裏所指的本土不是現時那些所謂本土派所追求的獨立主張, 而是那種有生於斯、長於斯情懷的人, 就像國內到北京/上海打併的人但仍心繫自己故鄉一樣)。 新界原居民甚少培育出德高望重的鄉紳族群, 剩下的大多是已移居外地, 有需要時回祠堂分豬肉的人, 或是抱棕地等發財的土豪。富豪階層只着力保住既得利益, 中產又多政治冷感, 在這樣的組合下, 又怎能建設所謂的香港溫布頓?
    追求財務自由的同時其實亦可關心自己的城市, 政治、經濟、民生三方面我覺得是互相連繫的,毋論政治取態如何,從投票開始盡公民責任,關心自己的社區, 不要等自己的大厦被立案法團圍標後才醒覺你逃避政治,政治亦會找上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某程度上我也非政治冷感,不過有時討論來來回回,感到有點納悶而已。

      刪除
    2. 納悶感我也有,只是不太希望社會彌漫一種搵快錢、盡快上岸、然後移民的心態,如果本土精英階層盡是這樣,那社會亦難進步。

      刪除
    3. 同意,否則整個香港會窮得只剩下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