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最難決擇的一次投票

香港2016年立法會選舉到了,盡公民責任,9月4日一定要去投票。這裡很少討論政治,但也有些心底話想說,主因是有感今屆立法會選舉投票實在難以決擇。




一直有感自己有點政治冷感,始終希望自己生活好過,有食有住就滿足,不太想參與政治爭拗。又常以為自己是「沉默大多數」,不過如今「非黃即藍」的時代,感覺上沒有政治立場的一群,大概已經不再是香港的「大多數」了。

過往我的投票取向都偏向找理性務實的候選人,最合意的立法會議員應該是有效監察政府的,而不是事事贊成政府,又或者事事反對政府,更不是在論壇中互數不是,力證人家誠信與行動如何不妥的一類。如果議員會把政府的提案都用心閱讀,細心分析,指出問題及建議,合情合理,無論立論如何,也是值得尊重的。若能讓政府政策符合民生,這更是我心中的好議員。

經歷過政改、雨傘運動,與及大大小小的事件,今時今日,眼看能維持理性做實事的議員實在難找,在電視、電台、fb、報章,多看見議員用各種方法爭取暴光而已。

這也難怪,記得李柱銘曾經講過,好好地做一個勤力的議員,把政府文件都翻閱,再在議事廳發表半小時的言論,最後記者連一隻字都不會報導。若然故意大鬧議事廳,又或者扔東西,記者就會爭相採訪,翌日各大傳媒亦會報導,這樣反而有很多機會大談自己的理念,引起公眾關注。雖然李柱銘表明不認同議會暴力,但也理解部份議員這樣的行為。

加上,今天香港民生政治都兩極化,只要夠極端,成功爭取到三兩萬票即可入立法會。在這樣的環境及遊戲規則下,候選人實在不需要得到所有人認同,只需要找來三兩萬票已能成功。因此,近年發展出這樣鬥極端、鬥出位的現象,越能做到最激的一位,票源就越穩陣。

今時今日,大概大家都發現為何沒有好選擇。論建制派,絕對是政府做什麼都會支持,這與我對立法會議員的認知有所不符,立法會變得沒有監察政府的功能,只替政府「護航」

其實,這樣的「護航文化」扭曲了制度,例如最具爭議性的功能組別,本來是一種代表社會少數的聲音,試想想社會要求派福利、爭取工人利益,如果議會內沒有商界代表,差不多所有類似法案都立即通過,政策很容易向福利主義傾斜。但今天的功能組別變成了「護航文化」的核心,變得神憎鬼厭。

建制派也好,甚至功能組別也好,我覺得議員始終要有監察政府的功能,而不總是配合政府,變成建制一部份,令政府只玩一個「數夠票」的遊戲,令大家不滿功能組別的制度,可苦呢?

尤其,不少建制經常喊口號要向政府爭取什麼什麼,說話道理邏輯不弱,可惜到投票時總需要配合政府,政府需要他投贊成時,就算投票取向與自己言論完全相反,最多也只是缺席、棄權,從不敢投反對,有欠自由意志。

建制派開會討論議題,其實都不用理會政策好壞,只需要研究撐政府的理由、借口,有時為撐政府被迫把黑說成白。有時更不假思索,連想個籍口都懶。近年幾次財委會的法案通過得非常肉酸,看在眼裡,實在不是味兒。

泛民,不時都反對政府的,本來幾年前聽聽他們反對時也有點理據,不少更說得頭頭是道。奈何經歷了幾次大事件之後,泛民變得越來越為反對而反對,為反對不惜利用制度使社會癱瘓。他們的宗旨多數為求福利、環保、公義,這些都是普世價值,但所表現出來是過於偏激,失了平衡。

激進泛民,近年冒起,引入拉布技術來港,把社會發展拖死。最有趣的是制造了問題之後,互相指罵,拉布影響民生就是因為政府不調動議程,流會就是因為建制派無人開會所致,你話我,我話你,整個立法議在搞什麼呢?

泛民還有很多新晉的派別,主張港獨、自決。感覺他們多是機會主義者,正在這混亂之時把握機會。多數也頗年青,但也有把握進入立法會,因為主要鬥激進、鬥極端,自然有市場,這些市場在上一兩屆選舉的環境都沒有出現。感覺上,這些理念多與現實有點脫節。

泛民所追求的東西多是道德高地,當中有欠顧及大局,而他們的位置亦不需要顧及大局,因為香港不像美國、英國、台灣等地,泛民不可能成為執政黨,所以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反對政策。普遍泛民所追求的事情,不少其可持續性成疑,在泛民的光譜中,不同陣營只是程度不一而已。

為了今次立法會選舉,曾與身邊朋友的對話。

止凡:「田北辰如何?雖是建制,但感覺也算理性務實噢。」
朋友甲:「我也是這樣想,可惜近日何君堯事件,田北辰又話要澄清,又話要報警,人家的議題又加一腳,印象好差喎。」

朋友乙:「我一定投給大舊。」
止凡:「你都算是工程界,大舊有份拉布喎,令平時每年數百億的工程額,這些年只批出數億,整個工程界也很慘,直接影響生計喎。」
朋友乙:「我知呀,但都一定投大舊,哈哈。」

朋友丙:「投王維基啦,舊人舊黨都不會有變化,不如投個新鮮人。」
止凡:「王維基又不是我那區,而且他的政綱只得一個,就是要CY下台,實在怪怪地,為何做立法會議員的原因是要CY下台?好似搞錯了什麼。」

止凡:「本區沒有如何秀蘭一類的議員,我覺得她至少會做下功課,不像其他議員般,議會上只會跟人口水尾,又或者激烈表演一下就被趕出場。」
朋友甲:「何秀蘭又是泛民,都是反對派。新西有位朱凱迪,我看他在辯論中也準備充足,都似何秀蘭一類。」
止凡:「好像是什麼民主自決喎,是否總是保護鄉交,不想社會發展的一類?」
朋友甲:「大概是吧。」
止凡:「那理念我又不太buy喎。。。」

想了又想,選舉當日又不想不投票,又不想投白票,但要找一個完全合乎個人理念的實在沒有,苦惱中。曾經在想,可能以整個議會的分佈來作投票選擇,而非以候選人的個人理念作投票觀點。例如立法會分佈,哪邊聲音要加強一點,為找平衡或制衡,我就投給弱勢聲音的一方吧。

這時候,我想起鄧小平先生講過,香港的政制發展,最好是左要一點,右要一點,中間佔最多。可惜,今天我們左與右的選擇有很多,但中間的選擇不多。

之後再想,把我這一票,投給一個至少會幹實事,會閱讀政府文件的,會用心思考分析的。雖然這個候選人的理念未必與我完全一致,但至少有他的個人立場,有其自由意志,進入議會有點建樹吧。還有三天,應該怎投好呢?好好思考。

105 則留言:

  1. 衣家投票唔係選一个好議員
    係選一个無咁差的議員
    兩害選其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或多或少,我也有這個感覺。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 絕對有好議員, 只不是你會可認同他的理念

      好像陳志全,是最勤力的議員

      利申: 人力支持者

      刪除
    3. 最勤力的議員是否好議員值得思考,但個人欣賞佢起碼出席率高,對得住自己支持者,雖然我唔太支持佢...

      刪除
    4. 同意的,就好比普通員工,收份糧至少都要返工吧,哈哈。

      刪除
  2. 雖然我接受紋身藝術。但剛剛見到有公仔黨黨員在街上為支持者拉票,總覺得不對勁。真的不想見到有捲起衫袖,露出左青龍右白虎的民選議員在立法局出現。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沒有留意「公仔黨」出現喎,是哪位?

      刪除
    2. 有趣,讓我留意一下。

      刪除
  3. 可惜,今天我們左與右的選擇有很多,但中間的選擇不多

    而係中間市場細。

    但今屈立法會仍有泛民建制兩邊食票的侯選人,如王維基。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間路線很難走,香港發展成這樣,並不理想。

      刪除
    2. 中間派唔係無市場,只係下下以一敵二,左右都會抽佢水,無好好整合力量...

      刪除
    3. 看見今時今日的環境,中間派的路不好走。

      刪除
  4. 香港其實真的很多神人,但是他們通通都躲藏起來吧,好像這在香港的情況更多吧。
    所以我們看到的大部分人參政都不是為了從事政治生涯,而是為了自己本業,或是有有一些奇怪理念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與政制有關吧,在港從政,永遠不可能執政,即使執政也只能做個特首,不能如外國的政客一樣可以做到總統,一國之君,對不少人來說,自然減低了吸引力。

      刪除
    2. 其實如果有心做的話真的可以做上內地那邊吧,但是貌似因為香港政治各種尷尬,所以有心在中國從政的都不會選擇香港作為開始點吧,除非有特殊理念。(感覺黃某鋒兄是想去美國?wiki兄好像有一種另有外情的感覺呢XDD

      刪除
    3. 在內地從政,這應該是另一個遊戲吧,單一黨,內部提升與爭鬥。

      刪除
  5. 有同感! 都不懂選一個不差議員!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相信這篇文章也是不少人的心聲。

      刪除
  6. #選舉廣告
    請支持人民力量/社民連團隊
    可能大家都不喜歡拉布的議員, 但人民力量的議員絕不是為拉而拉, 他們只是為我們爭取應得的福利, 拉布並不可怕, 沒有拉布的議會才令人絕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此作競選宣傳,其實未必恰當,而且功效相當有限。

      刪除
  7. 止凡兄, 講得好, 跟我想的一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真感覺,真苦惱。

      刪除
  8. 我個人绝不支人民力量/社民聯之流
    总是为反而反,對人不對事,有破壞,冇建設,呃香港人錢。
    上次會期未醫務改革討論,梁家騮醫生的個人表演,另很多失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同人有不同政見,如今已成兩極化,心碎。

      刪除
  9. 好少見止凡兄談及政治。。。
    有時我會諗只要解決住屋問題就是好政府。。
    人人有工開人人有屋住,仲邊有咁多人遊行。。
    好多人話CY唔好,但土地供應問題係上手政府遺下,睇得出CY為左香港土地問題認真地想辦法解決。。。
    香港或許真的需要一個大黨係中間派

    回覆刪除
    回覆
    1. 贊成呀, 人人有家就自然穩定, 生埋個 B 你想佢去遊行都難.
      而家係因為房屋問題無出路, 好多人積埋好多怨氣, 就算明白搞事議員港獨議員解決唔到問題都會投比佢地作為反抗

      刪除
    2. 始終起香港,
      填海/郁郊野公園有環保人士反對:
      插針起公居屋有原地區人士反對:
      收高球場/會所用地有舊貴族人士反對:
      收新界用地有原居民反對,
      所有政策收地都總有人反...
      ---
      去到議會又拉下布...呢邊箱話政府唔做野,個邊箱政府做野又有司法覆核,兩個字,攬炒...

      刪除
    3. 大家都在理性討論香港問題起來,很好呀,多些論點與意見分析,對認真投票很有幫助。

      匿名兄,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4. 好, 其實政府其中一個作用就係以社會穩定發展為前提再去平衡行益, 咩政策都有人反對, 唔係話有人反對就唔做野, 世界上其他國家行政上一樣會遇到反對聲音, 例如美國醫保法案. 香港房屋問題已經影響穩定,什至扭曲人口經濟結構, 長此下去....

      至於原居民問題, 政府一早應該要處理

      刪除
    5. 平衡,我喜歡這個概念,多謝化木兄分享。

      刪除
  10. 我選擇不投票,因為不知選誰 sunny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又不想不投,投票數字有其意義吧。

      刪除
    2. 選了後, 拉布的繼續拉布, 盲目保皇的繼續盲目保皇, 有什麼意思呢 sunny

      刪除
    3. 不要讓你的權利睡覺!我覺得澳洲最可愛,不去投票會遭處罰。

      刪除
    4. 投一些新鮮人進去,希望氣象有所改變,這也是一個好想法。

      刪除
    5. 可考慮白票/棄票表達自己不滿.但又盡公民責任...

      刪除
    6. 這也是一個選擇,感覺上今屆的白票比例應該不少。

      刪除
    7. 柏拉圖在《理想國》中藉由蘇格拉底所講出的這句名言:「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之一,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

      這值得思考。

      刪除
    8. 反對政府提出的政策,不盡是一種破壞,要看政策本身的性質是否符合經濟效益、是否符合港人利益。
      如基建發展,我地睇到有超支再超支,經濟效益不高,一地兩檢未搞清楚,但硬推上馬,我本人就覺得好奇怪了。
      反而醫療開支就要削減‥‥
      呢D就係所謂既長遠發展?

      另外港大李國章委任,廉署委任,反對調查鉛水同UGL 5000萬事件‥‥
      我會好奇怪,好多理應去做既野唔做,刻意製造問題分化港人‥‥
      我自己覺得,香港既紛亂,不是由反對者製造,而是由港共政權,同一班手下傀儡製造。可惜人們往往只看表面,或者只願看到自己喜歡的一面。


      反對政府有市場!?真的為反而反?
      有無諗過反對者是有確切既原因?
      點解年青人走上街頭,好得閒?
      以身犯險用武力衝擊係為選票?
      如果係咁,做一個建制派議員更舒服了,功課都唔駛做,做舉手機器,等阿爺科水,豈不更有利有途?

      唔反對政府,香港就會好過?
      市民將會用選票表態!!



      刪除
    9. 想回應下邊WHOALA 但按錯了,SORRY

      刪除
    10. 打了3次回應後,留言很快被消失了,在這裡留言會被河蟹?
      打左好耐啦段野.....

      刪除
    11. 多謝野兄分享意見,這裡沒有「河蟹」,可能你平日少來留言,google系統不時會把一些太長的留言當成是spam,我會處理並放回來的。

      刪除
  11. 其實現在很多議員為咗個人利益已犧牲香港長遠發展,首先他們不會提出好的建議,因為反對總比設建容易,只會再雞蛋裡挑骨頭(任何政策都不會完美,也要作出選擇和取捨,總要經過陣痛期先有成果)。他們的定位自然成為反對派,只有政府做錯這樣才有市場,這也是香港紛亂所在。就算明知政府提出好的政策都要反對,否則一旦政策成功選票只會落在擁護和支持政府這一邊,也就是為反對而反對的原因,講到尾也就是為了利益不會讓香港好過。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找一個真心為香港好,又不是為利益,理念與自己相近的議員,實在不容易呀。

      刪除
    2. 我反倒認為很多政府的決定,都是破壞香港本身良好的制度。
      (例如:港大李國章委任,廉署委任‥‥等)
      反對、制衡政府,難道不是一種建設!?

      再問,多年來有多少是政府提出的好政策?
      我看到的好多都是極具爭議、分化港人同不以整體港人利益的政策。





      刪除
    3. 反對政府提出的政策,不盡是一種破壞,要看政策本身的性質是否符合經濟效益、是否符合港人利益。
      如基建發展,我地睇到有超支再超支,經濟效益不高,一地兩檢未搞清楚,但硬推上馬,我本人就覺得好奇怪了。
      反而醫療開支就要削減‥‥
      呢D就係所謂既長遠發展?

      另外港大李國章委任,廉署委任,反對調查鉛水同UGL 5000萬事件‥‥
      我會好奇怪,好多理應去做既野唔做,刻意製造問題分化港人‥‥
      我自己覺得,香港既紛亂,不是由反對者製造,而是由港共政權,同一班手下傀儡製造。可惜人們往往只看表面,或者只願看到自己喜歡的一面。


      反對政府有市場!?真的為反而反?
      有無諗過反對者是有確切既原因?
      點解年青人走上街頭,好得閒?
      以身犯險用武力衝擊係為選票?
      如果係咁,做一個建制派議員更舒服了,功課都唔駛做,做舉手機器,等阿爺科水,豈不更有利有途?

      唔反對政府,香港就會好過?
      市民將會用選票表態!!



      刪除
    4. 反對政府提出的政策,不盡是一種破壞,要看政策本身的性質是否符合經濟效益、是否符合港人利益。
      如基建發展,我地睇到有超支再超支,經濟效益不高,一地兩檢未搞清楚,但硬推上馬,我本人就覺得好奇怪了。
      反而醫療開支就要削減‥‥
      呢D就係所謂既長遠發展?

      另外XXXXX同XXXXX事件‥‥
      我會好奇怪,好多理應去做既野唔做,刻意製造問題分化港人‥‥
      我自己覺得,香港既紛亂,不是由反對者製造,而是由XXXX,同一班XXXX製造。可惜人們往往只看表面,或者只願看到自己喜歡的一面。


      反對政府有市場!?真的為反而反?
      有無諗過反對者是有確切既原因?
      點解年青人走上街頭,好得閒?
      以身犯險用武力衝擊係為選票?
      如果係咁,做一個建制派議員更舒服了,功課都唔駛做,做舉手機器,等阿爺科水,豈不更有利有途?

      唔反對政府,香港就會好過?
      市民將會用選票表態!!



      刪除
    5. 我好失望,好嬲,留言不斷被河蟹剷除。
      連最簡單最基本既言論自由都被蠶食‥‥

      刪除
    6. 多謝野兄分享,請不要動氣,只是系統將太長的留言吃掉。即使blogger真的處理留言,也跟言論自由的問題拉不上關係的,不少blogger也會處理留言,甚至不設留言,這算是blogger的自由。

      刪除
  12. 感覺湯家驊民主思路比較務實,可惜我唔係個區。惟有投狄志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湯生走中間路線,我也頗喜歡,可惜心中不太看好這個路線。

      刪除
    2. 中間路線是唯一出路,可惜给近年越加倒行逆施的共當攪死了。

      刪除
    3. 越來越兩極化,感覺有點像文革歷史情景。

      刪除
  13. 現在不是投人是決擇.你要放棄自由換利益.定係放棄利益要自由
    很多政策有很多阻力是因為政府誠信令人懷疑,用人唯親
    就好似創科局局長,劉光華,同埋吳克檢,能力是否勝任是很令人懷疑,但卻被高薪留用

    即使有很多政策必須要先推行的再檢討....
    但又沒有很常見政府會再修改檢討政策
    而且議會的敵我予盾
    除了反對派,有反對反對派的 反對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你分享個人意見,相信不同選民各自有投票的理念,所以出來的結果人人不同。

      刪除
  14. 何投出明智一票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902/s00012/1472751818796

    回覆刪除
    回覆
    1. 怕最後還是要依靠武力解決香港的問題。

      刪除
    2. 自從晚清至今, 香港一直都是被用作顛覆中國大陸政權的基地:

      1. 晚清期是這樣;
      2. 民國時期也是這樣;
      3. 大陸解放後至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前的港英年代還是這樣;
      4.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後至今依然是這樣。

      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不可能放棄香港作為顛覆中國大陸共產黨政權的基地, 他們不可能停止利用文化,宗教, 民間慈善團體等等來激發大陸發起顏色革命, 最近的書店事件(出售及郵寄反共書籍入大陸來激發顏色革命)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這是一直都是無法調解的矛盾, 以前晚清和民國積弱, 沒有能力反抗西方勢力, 只能容忍, 直到被人清除出 大陸。

      時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很強大, 有決心有能力, 不會再一直容忍香港被用作顛覆中國大陸政權的基地, 問題是在等待合適時機(藉口)及使用何種程度上武力解決香港的問題。

      刪除
    3. 香港的歷史背景的確很特別,所以我們不應隨便放棄投票權,因為我們都不普通。

      刪除
    4. 香港憤青接受招安做新一屆立法會議員, 4年任期可以賺取約6百萬, 沒問題!

      但如果香港憤青想攪獨立, 想搶奪香港的管治權力, 就要做好武力鬥爭的準備。

      世上80%以上的重大爭議, 最終還是要依靠武力來解決。

      刪除
    5. 我們這一代香港人都未有經歷過革命與戰爭,當中所付出的絕不簡單,透過武力去解決問題亦不一定能解決得到。

      刪除
    6. 香港憤青接受招安做新一屆立法會議員, 條件的確相當優厚, 肯定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應該有很多人渴望加入被招安行列!

      新一屆立法會議員經已誕生,究竟立法會議員月薪有多少?根據政府文件,立法會議員、主席等月薪如下:
      主席:186,080
      代理主席:139,560
      議員:93,040
      兼任行政會議成員的議員:62,030
      除月薪外,立法會議員還有以下薪津安排:
      任滿酬金:15%,總額約為67萬元
      醫療津貼:每年32,400元
      酬酢及交通開支償還款額:每年203,860元
      辦事處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年2,552,500元
      開設辦事處和資訊科技開支償還款額:每屆375,000元
      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212,708元

      總共是16.9百萬港元

      刪除
    7. 我都略略看過這報導,4年1700萬,平均一年400萬,月薪30多萬,以金額去評估表現,往日不少議員實在對不起這份薪酬。

      刪除
    8. 用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一個問題!

      怕就怕世上80%以上的重大爭議, 最終還是要依靠武力來解決, 香港的重大爭議應該不會是例外的!?

      1. 坦言集:新一屆立法會試金石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0907/00184_001.html

      2. 求變, 能變嗎?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E6%94%BF%E4%BA%8B/1382358-%E6%B1%82%E8%AE%8A-%E8%83%BD%E8%AE%8A%E5%97%8E%EF%BC%9F

      3. 如何走上這條激進化的不歸路
      http://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1-%E6%94%BF%E4%BA%8B/1385649-%E5%A6%82%E4%BD%95%E8%B5%B0%E4%B8%8A%E9%80%99%E6%A2%9D%E6%BF%80%E9%80%B2%E5%8C%96%E7%9A%84%E4%B8%8D%E6%AD%B8%E8%B7%AF

      刪除
    9. 多謝分享,看來政治議題的文章很吸引大家,blog友們都有不少意見想說出來。

      刪除
  15. 香港局面變成咁,好令人心酸,最慘見某政黨內控,唔團結!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政黨團結,有的不團結,很難選。

      刪除
  16. 其實都未決定投邊個, 真係好難選擇, 唯有用刪法, 不過只寫到兩條
    1> 支持地產商/引致高樓價的唔要
    2> 引入日日 150 個的唔要
    3> ....(太離地的如果仲有選擇就唔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單程證150配額,好多年無用盡...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0112/00176_003.htm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113/19000849

      刪除
    2. 這樣大概會剩下傳統泛民吧,哈哈。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3. 150配額可能唔係日日用盡,但1個都嫌多, 因為單程證引申好多社會問題.

      傳統泛民都唔係咩好人, 一樣解決唔到問題, 真係唔識選, 偏激派或者有機會剌激到中央/政府做野, 不過越來越多人咁諗其實好危險

      刪除
    4. 化木兄很快提出了幾個陣形的人也選不過,我亦面對這個難題。

      刪除
    5. 單程證都係引入移民方法之一,問題係最好香港收回審批權,定一個合理方法計分,有經濟能力,願一定時間放棄香港福利,高學歴優先...(雖然會引申其他問題)
      ---
      其實對比配偶係其他國家地區既人,配偶係內地人,先有單程證制度...

      刪除
    6. 一想到這些問題就覺得頭昏腦脹,哈哈。

      刪除
  17. 我的立場偏左,但看到你曾經在書中講過的美國印鈔的操作,開始理解偏右立場有他們的insight。一個高水平的地方經濟如果無法維持相應水準,似乎按照歷史的軌跡,大幅通脹所導致的動亂時有發生。

    講民主有兩種層次:一種是終極價值,一種是工具價值,若重視前者的人會不惜抵抗現實的制約,而重視後者的人會權衡對實情的衝擊。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通拿著怎樣的立場,香港才可以走下去。

    讀者
    T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T兄分享,相信至今仍在思考投票取向的人多的是,你絕對不孤獨吧。

      刪除
  18. 選了後, 拉布的繼續拉布, 盲目保皇的繼續盲目保皇, 激進的繼續激進,但我哋仍要選出較合理或合意的人選,把不能容忍者踢出局!咁先對得住自己手中的一票及我們的下一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加上,若老是不投票,一直投票率就會不算高,這個結果會給別人用心的人拿來作題材,這也是我的擔心。

      刪除
  19. 香港作為一個成熟的社會,能發展到現在基本是強拏之未,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性,世界性大多數的成熟體系如西方國家歐美也同樣是這個問題,貧富分化,財富高度集中,窮者愈窮,基於人性的自私,既得利益者是不會放棄他們的利益,而且他們大多數是社會精英,他們有能力賺取更多的社會財富,零和游戲,所以只能造就社會底層的矛盾不斷惡化!

    叢林法則,在金錢社會,資金必見血而噬,世界的走向最終就是貧富兩極分化和步向壟斷,打劫弱小而成就富人錦上添花,嬴家全取;沒有中間位置!

    除了推倒重來,即是革命,重新洗牌,人類幾仟年的歷史証明還沒有好的解決方法!但革命的結果就是生靈涂炭,退而求其次,我選擇的是暫時穩定,只能是這樣子!一個好無奈的投票選擇!

    我不相信任何政客,說穿了就是愚弄人民的較量,全心全意的騙取選民的選票,誰臉皮更厚;更無恥誰就是贏家!「有選舉就是你死我亡,就是撕裂社會」!

    基本人類社會什麼制度都是不完美的!最多是沒有那麼壞而已,說到如何如何改變,那是政客欺騙你,但沒有任何可凌駕社會穩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談論社會制度,這個命題認真夠大,而且亦各有不同取態,希望香港能走好的路。

      刪除
  20. 第一次留言,對止凡的投資理念十分認同
    但對你的政治立場則有保留

    很多激進派拉布的工程都是具爭議性的工程
    動用幾百億,千億公帑
    在沒有確切預期成效之下草率在立法會通過
    工程通過後還要面對在施工期間的各種問題而增加預算
    這絕對不是立稅人, 普遍市民能認同的
    就算拉布對我有負面影響
    我也能夠理解和體諒
    就算最終不能阻止有關工程
    拉布引起社會討論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工程界對任何政府工程都支持
    這和支持任何政府議案的建制派有何分別?
    難道工程界要靠政府的大白象工程才能生存保住飯碗?
    本身對工程界不熟悉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
    這絕對有損我對工程界的印象

    剛巧昨天網上流傳一段人造人17號在巴士上以一敵百的短片
    有人因為有乘客投訴巴士司機而被阻15分鐘而對該乘客大發雷霆
    到底公義和私利該如何取捨?
    這絕對值得反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又沒有提及對所有工程都認同,文中所提及的是每年的常規工程額,是修橋補路那類,不是指具爭議性的大工程,但近年連這類常規工程,能獲批的也少之有少。其實不只工程,就連政府公務員出糧都被拖至有些服務需要暫停,其實這已經失去平衡。

      談政治,不同人有不同理念,所以我們都看到近年爭吵不斷,依我所見,看來沒有那一方是全對或者全錯的,這是我的個人看法。

      還有,單看這篇文章,你對討論工程一段可能不滿,另一邊廂又可能會有人對我寫建制投票機器及李柱銘理解拉布一段不滿,又有人可能覺得我不應該有丁點犠牲公平、公義去找平衡,同時也可能有人覺得我寫得中庸。。。同一篇文章,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可能兩邊都罵,又可能兩邊都滿意,政治就是這樣的,看讀者看文章時的心態如何吧,我只想寫寫感覺而已。

      刪除
    2. 抱歉
      因為止凡是工程界的
      再加上內文提到數百億, 拉布之類的字眼
      令我即時聯想起那些純為討好中央的工程而有些反應過大
      不過我認為即使有常規工程受到影響
      也不能將責任推給拉布的議員
      因為首先提出爭議性議題的是政府

      談政治, 就算是最親密的家人或朋友旳看法也可以南轅北轍
      我也認同沒有一方是全對和全錯
      但在一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
      作為選民必須分辨清楚

      或許大家意見不一
      但如果可以開放和理性討論
      也是一件好事
      正如投資一樣也是有不同門派

      刪除
    3. 和而不同是很重要的,近期TVB在重播《天與地》,很記得當中的經典對白:「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希望這裡能做到「和諧」。

      刪除
    4. 「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這對白是佘詩曼講的,當年印象很深。

      刪除
    5. 的確印象深刻,亦很有深度。

      刪除
  21. 現時政治亂局,很多都選不下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我也有感而發。

      刪除
  22. 很贊同止凡的睇法,其實我都好欣賞朱凱迪, 但佢既理念我唔係咁認同,佢要保護家園,阻礙發展,記得林奮強先生曾說,如果我地全部唔發展,依家香港邊有可能咁現代化呢?如果我地咩都唔起, 我地不但會被新加坡遠遠超越,就連深圳都贏不了. 我係希望能夠有強人領導,而又能夠團結各方。
    眼見香港被拉布,發展不進則退, 年輕一代民粹主義盛行,真的很心痛,自己沒有什麼可以做,但一定要投一個幫香港的人. 建制派嗎?年輕一代質素太弱, 你看曾鈺成那代粒粒皆星,即使泛民派,如華叔,吳藹儀等人即使理念不同,大家都能實事求是。可是現在建制派只淪為人笑柄, 可惜, 我諗入得建制的人都是機會主義者, 太少理想主義者,而理想一派而走去熱普城, 可惜. 但願香港自求多福, 沉默的一群做好自己, 感染其他人, 務實多做事,我們繼續為香港而努力!!

    小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覺上小吉的心聲亦是不少香港人的心聲,今天投票實在一大難題,我已看開了,接受一個理念不是完全相符的候選人,亦從陣型大局去想,總算有了點眉目。

      刪除
  23. 實在忍不住要引用一下這篇文章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398/20160901/488988/#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天趕回港為的就是要投票,但決不會投:
      1.那些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CY下台。完完全全的對人不對事,當立法會係一己復仇之地。
      2.出左糧唔返工的人
      3.返左工,但唔認真做事,拉布的人我唔相信佢有能力解決問題。就好似d人只為出糧而返工,但hea hea下咁返。仲夠膽在選舉論壇大大聲講:我會繼續拉布!若然只有拉布就得,是但揀個人入去都得喇,到時到侯就叫點人數,為何一定要揀你?你究竟有什麼實實在在的能力呀?!
      4.主張暴力的
      5.公民黨,太醜陋了!

      刪除
    2. 有個好的checklist也不錯,選舉日來了,大家記得投票。

      刪除
    3. 真心想知忍藏閣下投左邊個既理想人選?

      另外,有無諗過點解要拉布?



      刪除
    4. to 野:

      其實你問佢有無諗過點解要拉布是多餘的
      有些人的思維是停留於拉布點樣影響佢地既生活
      甚至係佢地既工作、地位和財富
      而不是思考背後之原因

      依我觀察
      年齡越大, 財富越豐厚既人
      就越傾於社會穩定,越反對拉布
      所以基本上係到討論是沒有結果的

      當透過工作和投資積聚財富的同時
      政治立場和價值觀是否會隨之而改變?
      我認為這是個有趣的問題

      刪除
    5. 這正是政治的有趣之處,不同人因為身份環境之不同,想法可以完全不同,能做到互相諒解比互相仇視更好。

      刪除
  24. 止凡兄, 政治討論相當敏感,好易比人洗板

    回覆刪除
    回覆
    1. 暫時沒太多洗板情況出現,討論數量還可以處理。

      留言時不妨留個名字,方便交流。

      刪除
  25. 止凡兄所言中肯而全面!

    回覆刪除
  26. 上面見到有版友談到工程是大白象, 工程界靠大白象才能生存
    愚見以為以上的評論對工程和工程界都不公允
    首先, 不論甚麼行業都需要透過工作來維生的
    難道因為工程界能透過工程而獲取工作, 就不能評論工程嗎?
    又難道, 要香港沒有工程, 但工程界又有工作嗎?
    而同樣的邏輯, 也可以應用到各行各業上
    難道說, 製衣業是靠人們胡亂花費, 買多餘的衫才能過活?
    食物業靠地球每天浪費這麼多食物才能夠過活?
    化妝品業靠女人浪費資源在化妝才能夠過活?
    遊戲業靠人們浪費時間玩遊戲才能過活?

    更重要的是, 反對派把基建說為是大白象, 差不多可以說是口頭禪了
    印象中香港沒有甚麼基建沒有被反對派斥之為大白象
    市民很容易被這些說法糊弄到
    因為基建的支出總額巨大
    對一般市民來說, 都一定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但實際上, 不能因為數字巨大,
    就認定基建一定是大白象, 浪費金錢
    就如, 匯豐的市值無論股價高低, 都一定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那我們是不是說匯豐一定是太貴?
    如果匯豐市值十萬億, 那是不是太貴?
    那市值一萬億, 那是不是太貴?
    那如果市值一千億, 那是不是太貴?
    那不能單憑總額大就算匯豐太貴
    而需要以能夠比較的數字來評定.
    例如, 以匯豐一千億的盈利來比,
    如果市值一千億, 那就實在太便宜了
    而如果市值十萬億, 那就實在太貴了.

    同樣, 認為基建是大白象, 太貴的人
    從我的觀察, 沒有多少人能拿出實際的評估
    多是從個人直覺出發

    政府的基建項目
    不是幾個官員, 為了所謂「討好」中國官員,
    拍拍腦袋就說要建的
    每一項基建, 從一開始規劃, 到可行性研究,
    初步設計, 詳細設計, 到招標施工
    經過長時間的過程,
    經過政府部門技術官僚的規劃,
    英美顧問公司進行可行性研究, 初步設計, 詳細設計,
    最後到招標, 一般都經過幾年
    如果是不符合效益, 早在中間的過程已經放棄了, 或者修改了規劃
    能到最後申請立法會撥款的, 都已經經過了充分的研究和論證
    計算過成本和效益, 才送到立法會的

    再者, 市民很多時都憑想像認為香港興建工程是為了給中國公司賺錢
    這是毫無事實根據的
    政府 / 地鐵 / 機管局所有工程及顧問合約都係透過公開招標,
    招標結果全部公開. 從規劃, 設計到施工, 全部有規有矩公開透明.
    規劃啟動刊憲申請撥款 - 由政府部門技術官僚做
    可行性研究, 初步設計, 詳細設計 - 多數由英美顧問公司來做
    施工 - 大部分由歐美日韓澳的承建商來做
    最簡單一例, 全個高鐵的建造合約入面, 有多少真的是中資?
    http://www.expressraillink.hk/tc/construction/contracts-awarded.html
    又如沙中線
    http://www.mtr-shatincentrallink.hk/tc/construction/contracts.html

    再從另一角度看,
    如果把與其他發達地區的基建造價比較,
    他們同樣是需要極大總額的
    例如計畫貫通德國與丹麥的 Fehmarnbel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ehmarn_Belt_Fixed_Link
    一條 18km 的海底隧道, 其造價也是數十億歐元 (數百億港元), 工期 11 年

    又從另一角度看,
    最近批出的大型工程項目: 將軍澳-藍田隧道
    批出預算為 150億, 也是被很多市民認為是「大白象」, 太貴
    但如果簡單算一下, 保守來說, 即使落成後的新隧道只是節省 10 分鐘
    而將軍澳人口大約 40 萬 (將來很多機會會更多, 將軍澳南和日出康城將來還有很多住宅正在興建)
    假如每天有一半人口來往將軍澳與市區返工, 返學, 遊玩, 聚會
    一年都已經節省 243 萬小時, 即使以最低工資 $32.5 計算
    一年的效益都有 8 億
    只需十多年就回本, 遠少於大橋 120 年的設計壽命
    即是過了十多年後, 剩下的 100 年的時間大橋的效益都是賺的
    那又談何太貴呢?
    (當然, 實際計算還有運作成本, 和其他道路擠塞舒緩的效益的
    但作為例子就不談這麼仔細了, 而且我也不是相關的專業)

    可見, 人們在說基建是大白象之前,
    根本沒有實際的計算
    只是跟反對者的口號人云亦云
    對工程和工程專業不公允

    回覆刪除
    回覆
    1. Eric兄拋了很多數字出來,內容非常豐富。

      這些工程的確觸動不少香港人的神經,而作為工程界一份子,不時參與一些工程的生產過程,複雜程度實在比你形容的更甚,一個工程有很多專業範疇,每一個都獨當一面,就好像醫生的不同專科一樣,而搞一個工程,更不光是需要工程師就足夠,還有法律、測量、建築、會計等等,但今時今日,任何工程一出來,第一時間就被指大白象,有時都頗心酸。

      對於香港的發展問題,林奮強說得不錯。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6/05/blog-post_22.html

      刪除
  27. (上面這個回覆我之前貼過, 但後來不見了, 所以我再貼一次
    是我之前貼錯了另一頁還是甚麼原因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是由於文章太長,被google誤當成是spam,下次不用再貼的,讓我處理就可以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