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重時機的投資策略

今天所整理的工作坊Q&A,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提問者有一些著重時機的投資策略。著重時機還是著重價值,的確可圈可點,價值低時也可算是一個好時機。不過,如果純看市況作時機的考慮,這個實不容易吧。




一陣風:

1. 股票買賣的必要基礎知識?

2. 請問你是如何判斷某一支股票或公司的經營狀況?只靠閱讀年報嗎?

3. 面對升市、跌市、平市,價值法的應對策略?或是只看個別股票,不看大市?


止凡回應一陣風

1. 大概在工作坊上都談過了,會計學是基礎,以財務知識作背景所化出來的常識亦十分重要。

2. 閱讀年報是首要的,但正如在工作坊上都討論過,還有不少動作可以做的,上網找資料、到公司的店舖看看、從其對手的經營狀況了解等等,包羅萬有的方法,付出越多,了解越多。

3. 這幾種市況未出現時,定必要先好好預計,即使這幾種市況出現時也不會影響到投資計劃。當大市上落非常時期,市場上最容易出現錯價,這都是投資者應該把握的機會,當然也是以個股本身的價值為依歸。



Alwin:

1. 如何定一個止蝕位?

2. 選優質股票的主要因素?

3. 順市或逆市的投資心態控制?


止凡回應Alwin

1. 我沒有止蝕位,亦不認同這一套,因為其邏輯有問題。一支股票,若你覺得$10抵買的話,為何會在$8止蝕而不是買更多?$8不是比$10更抵買嗎?這是預測未來,看勢的遊戲,不是我懂的東西。

何時賣股,你可以參考文章《沽股原因》。

2. 這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主要以生意角度看,一盤你喜歡的生意,有何因素呢?盈利能力好、不容易被人搶生意、成本控制能力高、效率高、品牌好、財務穩健等等,如果這盤生意以一個好價錢賣給你,這就是優質股票,它會替你產生很好的現金流。

3. 順市或逆市,這個問題的前設都很「看市」,我沒有這個概念,可能受太多巴菲特的影響吧。在我眼中,只有抵買與不抵買,在市升時,市場資金充裕,每支股票價格都水漲船高,都變得不抵買。在市跌時,市場缺水,每支股票都突然變得抵買。這就是我看見的市場,買賣的控制就是這樣,但心情總是平靜的,買盡了而沒有新資金再入市,就努力工作,儲蓄加股息等,很快又會有資金在手的。



CF:

怎看今日恒指的市盈率,最新一期imoney,林sir認為偏貴。

現在是不是好時機入市做長線投資?


止凡回應CF

你這個問題真是與時並進,幸好之後都有blog友立即問了這問題,我也在文章中分享了看法,不妨看看《今天的恒指市盈率其實好高?》。

長線投資,今天是否好時機,我想投資看時機這個心態可能要改改,我總認為投資是一個計劃,你要先有一個好計劃,這一刻入市作投資是否能好好配合你的計劃,這才是重點。市場升跌沒法估計,我們只能計算感覺今天市場的價值如何。



Alston:

1. 牛市和熊市買的股票種類是否應該不同?牛市能否購買高風險的股票?(牛市時曾經買過261中建置地)

2. 如何看待1247(米格國際)和698(通違)


止凡回應Alston

1. 我投資股票,喜歡從生意的角度出發,富豪們也是這樣去操作的,我們會否看見李嘉誠在牛市熊市時買入不同的股票呢?

高風險的股票,我想你指的是高波幅吧,我的理解,風險不是波幅,而是來自對投資項目的不了解、控制權限及沒有安全邊際,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投資高風險的項目。

2. 我沒有研究這兩支股票,你也不妨分享一下你的看法,看看你對它們了解有多深?

30 則留言:

  1. 從你的回應,你對投資的概念真的很好。
    可惜你很少提及自己的操作,因從操作中,更易了解你的投資概念,理念與操作對照。
    我不是想取貼士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價值兄常來這裡,應該知道談操作不是我想寫的東西,而且極少買賣,一年的買賣絕對在十次以內,實在沒太多東西好寫。不過有時也有文章會透露了一點操作,所以有些blog友也很努力地替我計算回報率噢,你沒有發現嗎?哈哈。

      刪除
  2. 同意價值兄所言,當然塘人也不是想要貼士,因為係美國難買港股,而是更想理解止凡兄的概念: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塘兄, 價值兄都說得對, 不如止凡share一下實際操作和計劃. 相信很多人也有興趣:)

      刪除
    2. 上面回覆價值兄時討論了,我極力透過談理念去帶出我想說的話,沒有實際操作大概已經成了這裡的標記,來這裡看文章的blog友大概都知道止凡不寫實際操作的,哈哈。

      刪除
  3. 其實價值投資派的人, 看公司基本面後, 再看其股價是否足夠低而決定應否買, 這個動作已是在考慮時機了. 真不明白所謂價值派可以這樣抗拒'時機'這字眼.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事實上不是去估大市, 而是大市周不時帶動股票的高低波動 (當然, 也有股票完全不跟大市), 正正因為大市波動, 令個股出現股價過低才構成買股的好機會. 所以, 價值投資完全不用理會大市, 不合邏輯 (只能說, 我們不應強求去預測大市去向. 但大市如何, 明顯是重要

      刪除
    2. 若以價格與價值去解讀「時機」,我是十分認同的,這亦是價值投資者能把握的東西。可是依我觀察,大眾並不是以這方向去解讀「時機」,而是看勢、寧買當頭起、看今天是牛一定熊四、看熱炒板塊在哪等等,很技術,不太懂。

      刪除
  4. 股票長線投資者事實上只有兩個問題是他們所關心的:
    一、尋找值得長期持有的超好公司。
    二、支付具有良好安全邊際的價格買進。

    If I may be allowed to appropriate the term speculation for the activity of forecasting the psychology of the market, and the term enterprise for the activity of forecasting the prospective yield of assets over their whole life, it is by no means always the case that speculation predominates over enterprise.
    以上是80年前偉大的經濟學家與傑出的價值投資者John Maynard Keynes的話,深深地影響了當代兩位一場傑出的投資理論家William J. Bernstein與John C. Bogle。他們二位都一致認為Keynes所說的“enterprise”就等同於“投資”,長線由三個變量去決定:
    一、初始股息率。(已知)
    二、盈利增長率。(可合理預期)
    三、屬於“speculation”的因素是P/E的變動,Bernstein稱之為multiple change。在長線的投資來說,無足輕重。所以,
    Return=dividend yield+earnings growth rate+multiple change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似是公式的條件,令我想起中學大學時所學過的數學題,哈哈。

      刪除
  5. William J. Bernstein與John C. Bogle對Graham所寫的Security Analysis與The Intelligent Investor那兩本書都異常推重,Keynes肯定沒有讀過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可能對Graham所說的Buy-Low-Sell-High Approach認為不靠譜。
    價值投資者並不Time the Market,他們Price the Market! multiple change說白了不就是Market Fluctuation嗎?大市上下激烈波動,你去猜測它還會漲多高、跌多低幹什麼?你去給它估值定價呀!掌握好了什麼是好公司,只要它們下跌到了你預先計算好的價位就買進,有一些你不準備長期持有的公司,只要它們上升到了你預先計算好的價位就賣出。這不就是Graham教導我們的Buy-Low-Sell-High Approach嗎?
    我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家公司是長期持有的,並且是重倉持有,其它的公司、指數基金、ETF指數基金都只持有最多是兩年。因為我需要累積更多資本。
    還在一直尋找那些Wonderful Companies, 不好找!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也是上面我回覆Joseph兄的概念,認同以價值看時機,其他的不太理解。

      刪除
  6. “一場傑出的投資理論家”是“異常傑出的”之誤,見諒!

    回覆刪除
  7. 日後會買進3140作為長線持有的投資組合之一,但不是現在。3140背後的公司是美國500家大型公司,佔美國總市值的75%。

    回覆刪除
    回覆
    1. 美國大型公司的指數,有趣。

      刪除
    2. 好奇一問,Ch兄身在歐洲,為何要刻意買在香港掛牌的3140而不選擇在美國掛牌的同一etf或在歐洲掛牌的美股etf?

      刪除
    3. 好奇二問,Ch 兄想買美國的ETF,證明長線看好美國經濟?

      刪除
    4. 沒有刻意,因為我一直從2010年就開始研究香港的市場,前年在滬港通之前也開始研究上海那一個市場,所以會以香港為骨幹建立起另一個投資組合,大體以香港和上海的股票為主體,添加3140(S&P 500指數基金ETF),以及在大跌市時加進韓國、新加坡、日本與台灣的指數基金ETF。
      美國從1925年以來有完整投資數據,S&P 500指數屬於大型股,年均回報是11.22%,風險以標準差來衡量是20%左右,長線投資S&P 500指數基金ETF屬於穩健投資。況且持有一手3140是100x15.44(HKD),同一家公司同樣的基金VOO昨天就是一股200(USD)!
      http://www.morningstar.com/etfs/ARCX/VOO/quote.html
      香港真是投資者的天堂。本錢不大的人可以在香港慢慢學習建倉。但一定需要投資的知識。記得以前在止凡兄的帖子後的回帖曾提起過那些非常傑出的投資理論家與價值投資者,全是美國的。Bogle講得好,不一定需要付出慘痛的教訓才能學到有用的經驗的。價值投資從Graham,Keynes以降,真的非常多人值得好好學習!

      刪除
    5. 除了Keynes,不過他也投資美國。

      刪除
    6. Ch兄的回應很是詳盡。提起John Bogle與美股,立即想起這兩篇文章,值得回看: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5/10/imoneyjohn-bogle.html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5/11/blog-post_15.html

      刪除
  8. 上個月28日閱讀瑞典的財經雜誌,其中有一篇文章引用到John Maynard Keynes的名言,特別使我懷念詩人徐志摩先生。凱恩斯與徐先生是好朋友,同屬劍橋King´s College,同屬Bloomsbury Group的成員。這個著名的Bloomsbury Group更影響到徐先生1923年回中國後與胡適之先生、陳源先生等創立了新月社(我推斷是徐志摩先生的創意!)。很多人以為新月社是現代詩的大本營,實質上並不了解Bloomsbury Group與新月社那一層深層關係。想想看,一個人能跟Goldsworthy Lowes Dickinson、Roger Eliot Fry、Edward Morgan Forster、Charles Kay Ogden、Virginia Woolf、John Maynard Keynes等人論交甚至論學,你大概便知道他是什麼分量!

    John Maynard Keynes的名言是:
    The long run is a misleading guide to current affairs.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來這些西方名人與徐志摩先生有如此關係,世界真細小,多謝Ch兄分享。

      那句名言很出名,又令我想起另一句名言。

      In this world nothing can be said to be certain, except death and taxes. — Benjamin Franklin.

      刪除
  9. 那一天在HKSFA我說自己十多年來也不相信價值投資.
    (實際應是從來未認真去探討過)
    但就是在打開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之後幾分鐘便明白,
    這是緣分.但很奇怪有一些人一輩子也沒有這緣分.
    我2014年4月5元買建行有沒有Time the market ? 沒有
    買渣打沒有,最近買匯控也没有. 但他們就是要屈你說有,
    連買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做什麽而他們反而是他們知別人在做什麽,
    這真是我聼過最傲慢的說話!
    對我來説, 大市是shit!

    回覆刪除
    回覆
    1. Security Analysis與The Intelligent Investor這兩本書不是寫給人“看”的,是寫給細心的人研究的。總有一些非常聰明的人能從中提取出新的投資秘訣來。所以,我一直認為這兩本書的original insight非常深!William J. Bernstein跟巴黎兄一樣叫人閱讀1934年第一版的Security Analysis。John C. Bogle則叫人閱讀1949年第一版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假如真的讀得很辛苦的話,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在他的The Intelligent Asset Allocator書中有一句話是我最喜歡的,如下:
      Take another break. Don´t look at this book for at least a few more days.

      刪除
    2. 你們兩位對那些價值投資聖經似乎都有頗深的體會,令小弟十分佩服。

      刪除
    3. 止凡兄,奧運已經完,但縂是有一些跑包尾說跑在前面的選手方法不成,
      教拿獎牌者如何跑, 代表拿牌的人說話.
      正如Ch Liu 兄引股神說"無人在低,勝利者又如何可以在上?"
      我們實不該小氣, 應該感謝這些天才拉來更多人墊底啊!!^^

      刪除
    4. 要做笑到最後的一個,我們不可以不謙卑。

      刪除
  10.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在他的The Intelligent Asset Allocator書中的“The Intelligent Investor”是“William J. Bernstein”之筆誤,見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