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給未來準備
的財富


財經類
2017年9月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

2014年6月18日星期三

彼得林奇演講(二)

[繼續彼得林奇在哈佛商學院紐約俱樂部的演講第二部份]
 


危險的說法1:股價已經下跌了這麼多了,股價還能跌多少呢?

差不多在我剛開始為富達工作的時候,我很喜歡凱澤工業這只股票。當時凱澤的股價從25美元跌至13美元。那時我就使用了危險的說法1這條規則。我們買入了美國證券交易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單一一宗交易。我們要麼買入1250萬股要麼就買入了1450萬股,買入價是11.125美元,比市場價格低1.5美元。我說,我們在這只股票上面做的投資多好啊!它已經下跌至13美元。從25美元跌到這個水平,不可能跌得更低了。現在是11.125美元。

當凱澤的股價跌至9美元的時候,我告訴我母親,趕緊買,既然股價已經下跌了這麼多,它不可能跌至更低。幸運的是,我母親沒有聽從我的建議,因為股價在接下來3個月跌至4美元。

凱澤公司沒有負債,持有凱澤鋼鐵50%的股份、凱澤鋁業40%的股份、凱澤水泥、凱澤機械以及凱澤廣播30%的股份 - 該公司共計持有19家子公司。在那個時點,由於股價跌至4美元,1億美元可以把整個公司買下來。

回想那時,一架波音747飛機的售價是2400萬美元。如今,我想這麼多錢你連波音747的一個廁所都買不了,或許可以買一個引擎。不過那時凱澤工業公司的市值可以買下4架波音747飛機。該公司沒有負債。我不擔心它會破產。但是我買入得太早了,我們不能買入更多股份,因為我們已經達到了上限。

最終在4年之後,他們清算了他們持有的所有頭寸,結果這只股票成為一個極好的投資。最後每股的價值是35美元或40美元。但是,僅僅因為一支股票的價格已經下跌很多而買入不是一個好的投資思路。


危險的說法2:股價還能上漲多少?

危險的說法2和之前那個剛好相反,這和沃爾瑪的故事很像,「既然股價已經上漲了這麼多了,它怎麼可能還會漲得更高?」

我舉一個公司,你可能認為它不是成長型公司。1950年,菲力普莫利斯公司的股價是75美分。11年後的1961年,股價漲到2.5美元 - 上漲了3倍。你可能會說,對一個處於衰退行業的公司 - 該公司的產品很糟糕並且沒有前景 - 而言,這麼大的漲幅已經夠多了。它還能漲到多高呢?它已經漲到2.5了。因此你可能會在1961年把它賣掉。

11年後的1972年,該公司的股價上升到28美元。從你在1961年賺了3倍賣出之後又上漲了11倍。1972年你可能會對自己說,既然股價已經上漲了這麼高,它還能漲到多高呢?然後你在股價上漲了11倍之後賣出,在上漲了3倍之後又上漲了5倍,你錯過了賺7倍利潤的機會。

因此我要說的是,不要捲入對股票表現的技術分析。股票評論員會使用所有這些術語、形容詞和開場白。如果一支股票的價格上漲,他們不斷地添加新的稱謂。他們會說股價過於膨脹,然後是太高了,與內在價值嚴重不符,或者股價超級膨脹。他們掌握了所有描繪股票被過高定價的術語。

如果你喜歡這家公司,這不應該對你造成干擾。你應該對自己說,我喜歡這只售價30美元的股票。不過你永遠無法擺脫股票評論員的評論。但是你不得不擺脫這些評論。因為你是正確的,你應該說,我喜歡這只售價30美元的股票。這些評論員是錯誤的。

不過,當這只股票的價格漲到50美元的時候,評論員的話可能會浮現在你的腦海裡。你可能會說,等等,在股價為30美元的時候,這些人就很確定股價被高估了。現在股價已經漲到50了,他們肯定是對的。

因此你真的需要將這些評論屏蔽起來免遭它們的影響。我曾經在斯巴魯上漲至原來的20倍之後買入。我很幸運,因為買入之後賺了7倍。我也買入過股價從20美元跌至12美元的股票。我買入過很多這種類型的股票。現在,你不能以5美元買入一盒HersheyBar巧克力了 - 它們5分錢一塊。

因此,股票的歷史表現和未來表現無關。公司的績效才與未來表現有關。


危險的說法3:我能賠多少?股價只有3美元

第三條危險的說法非常重要,我永遠都能聽到這個說法:「股價3美元。我能賠多少?股價只有3美元。」

現在我們來做個算術,回到我們基本的數學知識。如果你買入兩支股票,一支股價為60美元,另外一支6美元,你在這兩支股票上面各投入1萬美元,如果他們的股價全都跌至零,你賠的錢完全一樣。這很明顯。結果就是這樣。人們就是不相信這一點。你們回家之後自己算一算就知道了。

很多人經常說,「天啊,這群笨蛋竟然買價格為60美元的股票,我買的股票只有6美元。我這個投資多好啊。」但是,注意觀察那些通過賣空股票賺錢的人,他們不會在股價達到60或者70美元並且仍然處於上漲通道的時候賣空這支股票。當股價下跌75%之後他們買入75%的股票。當股價從40美元跌至7美分的時候,他們絕對相信該公司已經一文不值了。他們不會在股價40美元的時候賣空這家公司的股票。他們選擇在股價下降的過程中殺進來,在股價跌至3美元的時候賣空。那麼是誰在接盤這些人賣空的股票呢?就是那些說「股價只有3美元,還能跌到哪去」的人。


危險的說法4:最終,跌去的全都將反彈回來

RCA公司為例。它曾經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業。RCA的股價反彈回1929年的價位用了55年。可以看出,當時它過高定價的程度有多高。所以抱牢一支股票並認為它終將反彈到某個價位的想法完全行不通。JohnsManville公司、移動房屋公司、雙排鈕針織服裝公司、軟盤公司-Winchester光盤驅動公司,記住這些公司,它們的股價跌下去之後就永遠沒有反彈回去。不要等待這些公司的股價反彈。


危險的說法5:情況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我應該買入

僅僅因為公司的情況很慘淡而買入它的股票。當情況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時候就是買入的時候(是很危險的)。1979年,美國有96000節鐵路貨運車廂。截至1981年,該數字減少到45000節。這是17年中的低谷。你對自己說,「鐵路貨運車廂已經從96000節下跌至45000節。這是17年中最糟糕的情形,還能變得有多糟呢?」如果這是你買入的唯一原因,那麼1982年你將發現貨運車廂數量從45000節減少到17000節,並且在1983年又進一步減少到5700節。僅僅因為某個行業的景氣狀況正在惡化這一個唯一的原因而在這個行業投入大量資金是很危險的。

再舉一個石油鑽井的例子,1981年美國有4520台在岸石油鑽井。1984年這一數量減少了一半至2200台。這時,許多人闖入該行業。人們說是時候買入石油服務行業了,因為鑽井數量減少了一半。兩年後,鑽井數量減少了70%只有686台。現在,該數量仍然在1000台以下。因此僅僅因為某家公司的狀況很糟糕而買入是不明智的。

我見到過處境不佳的公司,下一次你稱它們的情況糟糕得讓人難以相信,然後你會用可怕、失望或者慘不忍睹等字眼來形容它們的境況。因此我從紡織行業學到的最好的經驗是柏林頓工業公司仍然是一家相對比較新的紡織公司,因為它成立於1908年,而紡織工業存在了很長時間。紡織行業經歷過慘淡的時期,它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它們見識過衰退時代。

紡織公司和成衣展覽公司的人不一樣。後者是一個相對樂觀的群體。如果你問它們展覽的效果如何,它們的答案永遠是很好、精彩絕倫、太棒了、每個人都很喜歡等這類字眼。它們永遠是歡快的,和軟件公司的人很像。但是紡織行業的人比較平靜。它們經歷過 衰退和艱難的市場行情。紡織行業有一句絕妙的諺語:「否極泰不來(it is always darkest before pitch black)。」


危險的說法6:當股價反彈到10美元的時候,我就賣出

「當股價反彈到10美元的時候,我就賣出」。一旦你說這句話,股價永遠不會反彈到10美元,永遠不會。

這種情況發生了多少次?你挑選了一個價格,然後說,「我不喜歡這支股票,當股價回到10美元的時候,我就賣出。」這種態度將讓你飽受折磨。股價可能會回到9.625美元,你等一輩子可能都等不到它回到10美元。如果你不喜歡一家公司,不管你當時的買入價是40美元還是4美元,如果公司成功的因素不在了,如果基本面變弱,那麼你應該忘記股票以前的價格走勢。

希望和祈禱股價上漲沒有任何用處。我曾經試著這麼做過,沒用。股票可不知道是你在持有它。


危險的說法7:永遠不賣長島照明公司

ConEd的股價在18個月之內下跌了80%,然後上漲至原來的6倍。印第安納州公共服務公司、灣州市政公司以及長島照明公司這三家公司每一家都下跌過75%,然後又出現了大幅上漲。德州一些質地良好的銀行-我說的這些銀行權益對資產的比率都在8%9% - 股價下跌了100%。公司是動態的。他們的發展是由一些力量推動的。你必須清楚這些力量是什麼。

人生的一個悲劇是有時候人們會繼承股票。他們繼承了一支股票,不知道這支股票是什麼,但是他們的母親告訴他們,「不管你做什麼,永遠不要出售長島照明公司的股票。」我說的不是閱讀報紙的財經版面。該公司有一個小型工廠叫Shoreham,這座工廠的建設已經逾期七八年了,並且預算超支了50億到70億美元,人們不想要它。

但是,人們認為長島是一個不錯的成長市場,長島照明這家市政公司有著10年輝煌的經營記錄,它們在長島還享有壟斷權 - 你怎麼能錯過這麼好的公司呢?讓我告訴你一些情況,如果你母親閱讀報紙的話,她應該就能發現公司存在的所有問題。她應該在28美元的價位上賣出,或者在2523美元。或者應該在4美元的時候割肉。她應該知道這家公司真的有問題。

有些人繼承了伊士曼柯達公司的股票。不過僅僅因為他們的父親母親或者叔叔喜歡這家公司,他們就一直持有。但是如果他們的父親或母親知道該公司的增長動力出了什麼問題的話,他們可能會賣空柯達的股票。

公司會變。沃爾瑪已經變了。如果公司不能變得更好,它們就會變得更糟。為了保持增長,麥當勞做了五件不同的事情。因此你完全不應該理所當然地認為持有保守型股票就能獲得好的回報。


危險的說法8:因為沒有買入而賠的錢

第八個危險的說法很可怕:看看我因為沒有買入而賠的錢多多啊。這個說法一直困擾著我。記住:如果你不持有某支上漲的股票,趕快查你的銀行賬戶,你沒有損失一分錢。如果你看到家庭銷售網絡的股價從6美元漲到60美元,並且你不持有該公司的股票,你並沒有賠30萬美元。只有當你持有股票並且股價從60美元跌至6美元的時候,你才會賠錢。

為踏空感到煩惱的人多得難以置信,根據我的想像,如果股市一天之內上漲了50點,有人可能會說,「我剛剛損失了280億美元。」

所以,記住:如果你沒有買入某支股票,然而股價後來漲了上去,你實際上並沒有賠錢。在美國,賠錢的唯一方式就是持有了某支股票,然後股價下跌。這種情況我經歷了很多次。有一個很常見也很基本的事實是,如果你在一支股票上面投入1000美元,除非你瘋了去做保證金交易,不然你的全部損失頂多是1000美元。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不僅使用了保證金,我還把房子做抵押用住房金融貸款炒股。幸運的是,當時是牛市。不過如果你在股市投入1000美元,你最多損失1000美元。就是這樣,我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在我管理的基金裡面,每年破產的投資組合公司超過了3家。但是如果你買對了公司,你可以賺了1.5萬,或者2萬,甚至7萬美元。一個時代裡面你只需要買對少數幾支股票就可以了。你必須讓好的公司所賺的錢來彌補那些不好的公司所造成的損失。

股市的賺錢機制引人注目,在股票上面你可以賺的錢比你賠的錢多很多。但是你必須持有足夠長的時間。在一個月或者一年之內是不會發生這種事的。

我錯過了成百上千的股票。不過你只需要幾支股票便可發財。


危險的說法9:這是下一個偉大的公司

危險的說法9很重要。不管什麼時候,當你聽到「這是下一個……」的時候趕緊試著中斷你的思維不要聽後面的話,因為後面的話將永遠是激動人心的。下一個偉大的公司永遠都沒有成功過。下一個玩具反斗城沒有成功,下一個家德寶沒有成功,下一個施樂沒有成功 - 施樂自己做的也不是很好,下一個麥當勞等等都失敗了。

任何時候你聽到下一個什麼什麼的時候,不要理它就是了。


危險的說法10:股價上漲了,我的看法肯定是對的

股價上漲了,所以我的看法肯定是對的,或者股價下跌了,我的看法肯定是錯的。

這些電話永遠讓我覺得驚奇,有人來電說,「我不久前剛以10美元的價格買了一支股票,現在它漲到14美元。你應該買這只股票。」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10美元買進的,現在漲到了14美元,我為什麼應該買呢,就因為股價從10美元漲到了14美元嗎?顯然,人們覺得股價上漲的事實意味著他們是對的。

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可以指點別人。這什麼都意味不了。我曾經在粉單市場上買入了一支股票,股價從10美元漲到14美元,然後跌到3美分。我沒有開玩笑。我也買入過從10美元跌到6美元的股票,後來漲到60美元。我可能在6.125美元賣出了。

你不應該擔心股票的走勢。我注意到若干年前本活動有一位主題發言人是喬治.布殊,想到他我就想起Zapata公司,1981年,它的股價是32美元並且還在漂亮地上漲。該公司的未來是海上鑽探。如果你查看這只股票的走勢圖,你會說這只股票顯然將達到310美元。

同時,還有另外一家公司Ethel,它生產的產品叫四乙鉛,它們是幫助從石油中提煉辛烷的添加劑。這支股票的價格是2美元,並且看起來沒有什麼前途。

如今,Ethel的股價已經上漲到那時的15倍。Zapata的股價下滑了90%。股價已經上漲和股票未來的走勢沒有任何關係。公司的績效才與股票的表現相關。」


連結:
彼得林奇演講(一)
彼得林奇演講(二)
彼得林奇演講(三)[完]
彼得林奇演講(四)[評論]

6 則留言:

  1. 謝謝止凡兄這個分享,這個分享值得一看再看,要慢慢消化當中的精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呀,的確要花點時間好好消化一下。

      刪除
  2. keep push & like...
    互勉之...
    cleverpeople...

    回覆刪除
  3. SK: 1 和 2的看法。通常買入一隻下跌90%的股票機會多過上升900%的股票。止賺不止損難贏大錢。本人十年前曾經0.5 元買入27,2.5賣出。現在是56.00. 捉到鹿都唔識脫角。共勉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SK兄分享,這些道理的確要細心品嘗及吸收。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