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給未來準備
的財富


財經類
2017年9月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

2013年6月12日星期三

洗碗新秩序

香港政府訂立最低工資法例之後, 社會上的洗碗工難求, 不是突然會洗碗的人都消失了, 只是洗碗行業一向都是頗辛苦的, 既然有最低工資, 即差不多的低下工種的人工都會一樣, 何不找份更舒適的工作呢?


支持立法的人士, 一向都舉出很多世界各地的例子, 認為在港立法不會有問題, 他們認為老闆以最低工資不能成功招聘辛苦的工種, 就能迫使老闆出更高的人工來請人, 打工仔最終都會受惠。不過止凡提出過, 香港人的醒目指數是冠絕全球的, 何況是香港老闆呢?到時一定有新招出來。

結果是絕大部份的老闆都乖乖地付出最低工資的價錢, 而洗碗工呢?有沒有提高比最低工資更高的薪金呢?沒有。哪怎麼能吸引人做洗碗工呢? 原來問題已經慢慢地被老闆們解決了。直至我看到一個電視節目的報導, 社會出現了一種新行業, 就是綜合洗碗公司, 我終於明白了。

這是老闆按環境找生存的路徑, 最低工資的出現, 老闆要提高價錢, 支持最低工資的議員都會一廂情願地認為這些價值一定會落到打工仔身上。誰知因為這樣做算是「有水位」, 這個「水位」就令一個新行業有生存空間。

老闆的成本可能增加了, 但整件事情並沒有像議員的想像般進行, 只是給了機會這些綜合洗碗公司把整個洗碗流程做得更有效率, 從中創造出價值。而洗碗工仍是洗碗工, 最低工資仍是最低工資, 只不過洗碗工上班的地方不同了, 不會再在每家餐廳酒樓上班, 而是變成到專業洗碗公司上班而已。

近日正在看一本討論有關社會模式的書, 資本主義的確像一頭猛獸, 放手讓社會以資本主義發展的話, 最終會富者越富, 窮的就窮得比第三世界國家的生活都不如, 結果像野外的弱肉強食一樣。但把一個社會問題放到資本主義的地方裡解決, 這個問題所演化出來的解決方法實在難以令人預計, 的確有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