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

借錢前先要了解自己

止凡聽到火燎森在商台討論學生貸款, 說現時學生貸款利息只有1厘至1.6厘, 於是他瘋狂叫人借盡, 旁邊的兩位嘉賓雖然都覺得合理, 但也馬上說些保守說話, 什麼看個人能力及量力而為之類。

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

香港政治生態短評

被關蛇兄的留言引發, 止凡突然想討論一下政治。近年香港的政治可謂大混戰, 民主派入中聯辦, 人民力量及社民連比較激進, 又在立法會用拉布戰, 公民黨又常常私法復核政府政策, 保皇黨就繼續為政府護航, 功能組別繼續存在, 總之混戰連連, 到2012立法會選舉就變成泛民鬥建制。

2012年9月25日星期二

了解價值何來

不少剛畢業的人士看止凡文章之後留言, 都說對投資理財及財務自由的觀念很感興趣, 但有點摸不著頭腦而不知從何入手, 我的建議是在花心機學估值技巧等知識的同時, 可以留意一下價值是從何而來。

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注意「關鍵路徑」 (critical path)

工程項目有個詞彙叫 "critical path", 止凡譯作「關鍵路徑」, 意思指一個工程項目中有九千幾樣東西, 例如政府部門審批, 建築時的地基、樓面、消防、機電、系統等等, 每一環都緊緊扣著, 看似每件事都會影響工期, 延誤任何一個環節都好像會延誤交貨日子。但其實不然, 工程界的都會知曉只有在 "critical path"上的項目才會影響工期, 除非普通的環節延誤得實在太久而變成 "critical path" 的一部份。

2012年9月19日星期三

學投資股票有助工作事途

理財投資工具有很多種, 例如黃金、商品、石油、外匯、物業及股票, 止凡認為在多種工具當中, 投資股票所需要的知識最接近工作所需的知識。

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

阿信屋老闆分享做生意心得

能搞一盤生意令它上市一點也不簡單, 阿信屋單是一個存貨問題就令老闆晚晚不睡覺也要看運輸情況。止凡聽到阿信屋老闆能由18日存貨減到8日, 覺得實在不簡單。

2012年9月16日星期日

非常時期更要財商自救

美國出到第三次量化寬鬆, 從言語間看似今次是最有決心的一次, 因為是每月400億美金直至美國經濟有起色為止。止凡發現原來身邊很多人還不知道量化寛鬆是什麼, 量化寛鬆又對我們有什麼影響。早前在這麼寫了不少有關貨幣及量化寛鬆的文章, 不明白的人始終不明白而又不會來到這麼看文章的, 再寫也沒多大用處。

2012年9月15日星期六

財叔的電台訪問

今日止凡上網聽了財叔在星火燎原的兩段訪問, 講述有關財務自由的概念, 又是如此的簡單及精闢, 可惜當財叔講到有關樓市利率、租金及樓價變化令他進行樓價分析的合理性時, 兩位主持就經常插咀, 又岔開話題, 搞到我都聽不到財叔利用利率及租金走勢來決定樓價合理性的完整理論。

2012年9月11日星期二

買樓儲蓄好方法

大部份人的投資理財都不是十分精明, 無論其收入高低也好。收入低故之然入不敷支的情況普遍, 但收入高、消費高的現象也比比皆是, 這是可悲的事實, 有時止凡會建議一些身邊朋友買層樓來當作儲蓄。

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向新地學賣東西

買資產很重要, 但賣東西所需要的技巧更高。止凡身邊有位朋友早前賣樓, 討價時人家壓價也不讓步, 但都在放售一星期後即刻成功賣掉, 看來非常有效率, 一問之下就知原因, 他在近期這個樓市狂升時還以市場偏低一點來放售, 銀行估值還已經高出放售價大約 6%, 難怪火速成功放盤。

2012年9月6日星期四

有財商, 哪怕沒投資機會

相信有未買樓上車的朋友看到有關樓市的新聞, 都會慨嘆樓市已經連升兩三年, 看似沒有回落的可能, 說自己錯過了投資機會。再看到投資工廠大廈、商業單位、商場舖及地舖等投資者都賺過不停, 什麼名星也投資舖位賺多少個億, 而自己卻原地踏步, 可能會感到十分無奈。

2012年9月4日星期二

爭氣 - 楊受成

止凡正在看楊受成的自傳爭氣, 還未完成, 但都想分享一些內容。

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給突然想買樓的朋友

近兩年樓市升, 中原指數頂位話破就破, 前特首曾蔭權說過香港人很有趣, 樓價平通街的03到05年時就很少人說要買樓, 但樓市越升越勁之時, 就突然有很多人話想買樓。

2012年9月1日星期六

家族資產處理

如果家族突然有個資產變賣, 總值成千萬, 應該如何處理呢?

這個不是止凡的家族, 只是聽到身邊有人是這樣。該家族在錦田一直有一塊地, 土地上建了一、兩間村屋, 很普通。自從屋主死後 (應該是爺爺嫲嫲等長輩), 多年來都很少家族成員內進, 因而一直空置, 屋外地皮都長滿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