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給未來準備
的財富


財經類
2017年9月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

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

多年前曹仁超的故事

止凡多年前已經讀過這篇有關曹仁超先生的故事, 今天回看人家的blog時又看到, 好想轉載一下。


非常認同曹先生的一句「千金難買少年窮」及「三十歲前發達, 家門不幸」, 把「少年窮」及「三十歲前未發達」都算成是好彩事的話, 我發覺自己都算好彩。

人生路長, 如果不及早確認「缺錢」是一個問題, 又或是太容易得到錢的話, 除非真的一輩子不用為錢而憂, 否則總有一天因缺錢而愁。

還有, 我發現很多今天的成功人士都有過「少年窮」的經歷, 包括李嘉誠、楊受成、黎智英、曹仁超等, 他們的故事實在非常勵志。好像曹先生小時候被人家「屈」偷金, 原因就只是窮, 這實在會成為一個小朋友的童年陰影, 小朋友可能去了做賊, 又或是要「爭氣」。

另外, 個人認為「好彩」與否, 跟個人的心態有很大關係。明白事理的人, 將會有很多好彩事發生, 因而會有一個好彩的人生。相反, 悲觀者, 總有一個暗淡人生。但事實上, 從機會率來看, 好彩事及不好彩事在每個人身上發生的機會都差不多, 看這個人本身如何去定義而已, 可能風水相學所看的有一半是看個人性格。


轉載原文:

曹仁超的故事﹕我永遠對金錢飢渴

「一世好彩!」蘇民峰第一次見到我,就以此四字贈予本人。我完全同意他的說法,雖然自小家貧,但我一生人的確幾「好彩」。

千金難買少年窮

我好彩,因為我有一個好母親。

我老曹十三歲那年,父親過世,家境自然貧困。母親做工廠女工撐起頭家,令我們三兄弟可以繼續讀書,一份人工扣除房租、學費等必須開支,每月伙食費只剩下65元。我負責買餸,讀中一到中五這五年,每天就是用2元變出「三餸一湯」 - 用鴨血、大豆芽菜和豆腐滾湯,然後再分別烹調這三樣食物。連續五年,差不多每餐都是同樣的「三餸一湯」。

貧窮,令我的童年不時處於惶恐之中,例如擔心沒錢交租,要看「包租婆」的晚娘面孔,或沒錢交學費不敢返學。更有一次,有鄰居不見了「一粒金」,立即就懷疑是我老曹偷,要搜我身,我自然反抗,但母親卻同意讓人搜我身,結果自然一無所獲。最後鄰居在自己房間某處尋回那粒金,不但沒有向我道歉,反而說「你咁窮,偷金係遲早既事」。這句話刺得我好痛,母親就勸我「做人要爭氣,唔好同人鬥氣」。

童年時朝不保夕的感覺,加上給人看扁的經歷,我老曹決定要「爭氣」,努力工作和投資賺錢。

記得中學畢業時,同學們一起談人生目標,我老曹的回答十分直截了當 - 要以一切合法手段去賺錢!我老曹1968年識女朋友(今天的曹太)時,亦對她說自己的夢想是「富有」,令她可以過舒適的生活。

我永遠對金錢飢渴(hungry)和貪心(greedy) - 即使到今天,我的財富已足夠家人幾代都生活無憂,但仍不能改變這種心態。

中國人對「貪」字一向有負面演繹,主張「安貧樂道」,但西方資本主義精神卻十分強調「貪心」,明白這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原動力,不過當然要「貪」得其所。

「少年窮」的感覺令我一生都對金錢飢渴,反之我太太是全世界最不貪心的人,1980年當我老曹賺到第一個100萬元時,她已叫我退休。如果不是我老曹貪念作怪,二十五年前已「安貧樂道」,現在可能已是維園阿伯。

有智慧不如趁勢

1967年,我老曹中學畢業,考試成績不錯,但家境貧窮無法負擔預科的學費,於是決定出來工作。

母親主張我學一技傍身,因而投身當年最大的工業 - 紡織業,學維修紡織機。做了六個月,因受不了工廠內的酷熱、噪音及輪班制,結果在1968年轉行做假髮,認識了今天的太太。過去四十年,香港紡織業由盛極而衰,甚至從香港消失。若然我1968年沒有離開紡織業,自己的一生又會如何?

認識女朋友後,因為沒錢拍拖,加上認為假髮業不是長遠安身立命之所,1969年我便轉行做股票,成為人生另一「好彩」轉捩點。我老曹可說是誤打誤撞加入證券行工作,理由是當年一位同學的伯父買了個股票經紀牌,要一個識英文的人幫他處理文件。

當年自己連股票是什麼都不曉,卻去了證券行做,然後看著恒生指數由1969年入行時70點升至2007年23,000點以上,升幅超過三百倍,真是「盲既都賺到錢」。所以我經常說「有智慧不如趁勢」,做事「三分努力、七分天意」,如果你連三分努力都不肯付出,便不要怨天;反之,如果你付出七分努力仍沒有成就,此乃天意,因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許多時人生是充滿無奈的。


工字不出頭

開始打工時,前輩已跟我老曹說「工字不出頭」,於是我1969年開始學人投資。事實證明這個說法完全沒錯,到了今日,我老曹的財富85%來自投資回報,只有15%來自三十八年薪金減去每年開支儲下來的資金。

當年為了籌集資金投資,加上要花錢拍拖,我不但投稿到報館賺稿費,又在每天三時半收市後,到股票行隔壁的洋行打英文信,再到旺角教書,晚上替人補習英文。因為投稿到《明報晚報》獲得刊登,認識了當時任職編輯的林山木兄,不但令我半生與報業結下不解緣,同時有機會投資《信報》又賺一筆。

1969年,我用5,000元積蓄買股票,1971年已賺得20萬元,到了1973年更變成50萬元,並非我老曹智慧特別高,而是時勢造英雄,當年恒生指數由不足100點上升至1,700點,上升十幾倍。

那幾年風高浪大,我在1971年就因有勇無謀而買了第一個教訓。當時我大概讀過三幾本有關投資的書籍,便自以為好懂得投資技巧,學人做孖展炒股票,結果1971年中國宣布加入聯合國,恒生指數在三個月內由406點跌至278點,跌幅31.5%,其實只是「小兒科」,但因為自己做孖展,加上不曉得止蝕,1971年賺得的20萬元,只剩下7,000元。

之後我痛下苦功,讀完十本八本投資學的書,拿著剩下的7,000元,誓要從頭再起,到了1973年1月,我老曹感到股市已升到瘋狂地步,極不合理,於是賣掉手上所有股票,拿著50萬元現金。我當時也曾向自己任職股票行的老闆作出忠告,提醒他小心,1973年1月至3月股市再由1,200點升到1,700點,老闆認為本人危言聳聽,意見分歧之下,老闆叫別人接替我的工作。

既然投閒置散,又不準備入市,有大量空閒時間倒不如去結婚。我用10萬元搞婚禮,15萬元買樓,又與太太到菲律賓度蜜月。

那次蜜月旅行,是我老曹第一次坐飛機,現在回想起來實在好笑。我帶著一架名牌相機、一部八米厘攝影機(相信有十磅八磅重)、三套新西裝、二十筒彩色菲林(當年香港仍沒有彩色沖印服務,回港後要寄到日本度晒),到馬尼拉住半島酒店,穿西裝去百勝灘,出盡洋相兼熱到出熱痱;再加上揹著十幾磅攝影器材跑來跑去,實在異相,今天已不敢再將當年照片給人看。

其實我老曹根本不喜歡攝影,當年為什麼這樣做?目的是告訴全人類:我賺了幾十萬元,可以「豪」得起!今天見年輕人一下子賺了幾百萬元胡言亂語,便想起當年自己的怪異行徑而失笑。

三十歲前發達 家門不幸

避過1973年股災,我老曹自以為是投資天才,在股市中可以跑贏所有其他投資者。到1974年7月,恒生指數已由1,774點跌至478點跌了73%,應該入市吧!當時我選中買和記,由每股8元開始一直買到每股1元。結果1974年12月恒指跌至150點時,自己的50萬元投資只剩下10萬元價值。今天回想,那是自己另一個「好彩」。我現在很感謝和記洋行,讓我在三十歲前上了關於投資的寶貴一課。不但知道股市「專收精仔」,自己的投資知識絕不足夠,更從此學曉一句「止蝕不止賺」,一生受用。那次總結到的經驗是:三十歲前發達,家門不幸!一生總要「衰」一次,愈年輕愈好,因為年輕時輸掉大部分身家,日後仍有很多時間讓自己將它賺回來。

屋漏更兼連夜雨,1974年投資「損手」,同時我又遭任職的投資公司遣散,困窘之下,差點想自殺。1975年我發誓,自己有生之年,不容許同類事件(因股災而投資大幅虧損)再次出現,「止蝕不止賺」,至今逾三十年,總算平平安安。每次股災來臨時,我老曹都因行使止蝕策略而巧妙地避過。

我的趁勢創富路,再次證明「三分努力,七分天意」,如沒有九七問題,相信本人不會投資倫敦物業,更不會買十間這樣多。到2005及06年我分階段賣出上述物業,至今已賣出八間,仍有兩間在沽售中。平均獲利100%,當年只付樓價20%;換言之,十年回報超過五倍。

2 則留言:

  1. 「千金難買少年窮」及「三十歲前發達, 家門不幸」<---咁樣既話我全家都好幸福~XD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每件事都係睇你自己點睇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