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給未來準備
的財富


財經類
2017年9月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

2012年3月30日星期五

公平值變化當盈利入賬

有網友討論公平值當盈利入賬的問題, 大概各位都覺得這是不合理的會計制度, 但其實它的存在亦有其好處, 記憶只記得在某本書看過的, 但找了家中藏書一陣子, 還是找不到在哪本書看到的, 在這裡就憑記憶重組出來分享一下。


2012年3月29日星期四

莊家長勝

賭場中, 莊家一定會贏的, 這是機會率的問題, 加上不合理的「抽水」制度, 實在輸錢容易贏錢難。誰會在賭場中贏錢呢? 方法是不可以跟莊家對賭, 只可借賭場的地方, 跟其他賭客對賭, 希望在賭場「抽水」後還能從其他賭客身上找到利潤。


2012年3月27日星期二

不要集中投資?

不記得在什麼地方看過有文章不贊成集中投資, 其實這類文章比比皆是, 但那篇文章的印象特別深刻, 因為作者舉了一些實在例子作論述, 證明「不要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籠子裡」的道理。


2012年3月26日星期一

可觀回報

曾有朋友對止凡說 :「如果有幾十億資本的話, 當然要長線投資, 因為每年10%至15%的回報也是相當可觀的。相反, 只有幾萬元資本的話, 就一定要冒險投機一些可以令年回報以倍數計算的, 不然的話, 投資一輩子都只是得個吉。」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投資王道

早前止凡看過巴黎兄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長期賺錢的就是投資王道」, 實在所言甚是。不論什麼方法, 找什麼平均線也好, 牛熊證也好, 總之長期賺錢的就是王道, 除非看到他人的方法完全不行, 否則不應經常否定他人的方法。


2012年3月24日星期六

退休的計劃

政府為一般市民定下了退休的年齡, 香港的退休年齡是 65歲, 其他國家各有不同, 退休的市民可以享受政府對他們的退休保障, 是否繼續工作就視乎個人而定。每一個國家對退休市民的保障都不相同, 也有不同的退休年齡, 其實這是取決於什麼呢?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買股時要借力打力

大部份散戶都是在股票市場上交學費的, 有小數散戶則長期賺錢, 其中有些是靠跟散戶及大行報告對著幹, 這是一個好方法。由於散戶很迷信市場氣氛, 而市場氣氛受制於大行及投資專家報告, 跟這些東西對著幹, 這一招借力打力, 非常好。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

反向操作

止凡深信成功人仕不會是大多數, 很富有的人也不會是大多數, 反而是極少數。但人總有一個特性, 就是跟著潮流一起走, 心理學中有一個現象叫「羊群心理」, 大多數人正在做什麼, 其他人總喜歡跟隨, 不喜歡對著幹。


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何解公屋居屋升值力弱?

近日樓市小陽春, 很多準買家都四出睇樓, 準備上車。身邊有些朋友仔未到30歲, 正值上車時, 他們正在研究居屋是否值得買。止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居屋的升值能力不如私人樓, 樓宇有自住及投資的兩部份, 橫豎都供樓供足20、30年, 當然找一層能夠越供越值錢的樓來供比較化算。


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

理財工程師

看畢陸東的新書繼續傲行, 對陸東的印象比以前好。從前對他印象不是太差也不是很好, 覺得他也是基金經理之類, 不過比較了解價值投資而已。看完他的文章後, 對他有點改觀, 寫作的文筆絕對可以改變其他人對他的睇法。


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

小聰明不值得表揚

早前有幾宗新聞相當有趣, 都是一些市民利用「小聰明」來賺錢, 當中有「走法律罅」、亦有違法行為。


2012年3月7日星期三

細閱陸東新書

很多人都知道陸東是城內知名的投資基金經理, 現為資產管理者, 自己做老闆, 他出名的地方是對市場的分析獨到, 雖然止凡不認為有人對未來預測的命中率能夠百分百, 但我欣賞他預測大市時背後的分析, 很多時都與投資銀行出的報告背道而馳, 而陸東的理據亦較合理及可取。


2012年3月3日星期六

中國收入哪裡來?

有朋友不明白中國的錢是怎樣來的, 其實這位朋友自己有一個不太肯定的答案想分享一下的,「全世界的錢不會多了的, 中國這幾年賺了很多錢, 其他國家一定蝕, 中國賺即美國蝕吧!」, 言下之意, 中國的收入一定是其他國家的支出, 整個世界就是一張 "balance sheet", 有贏家就一定有輸家, 所有金錢一定是平衡的。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再談報章水平

坊間有多份大報, 例如生果日報及方向日報, 以及多本雜誌, 它們所寫的東西都不是富人思路。因為給富人看的東西多是沒有市場的, 要有市場就要寫適合普羅大眾看的東西, 再者, 那些撰稿員也不是富人出身, 所以很多報導及文章對富人來說都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例如富人身家在金融海後的數字, 富人的身家被他們量化出來, 實在意義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