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一個律師一個醫生 置業蝕200萬的故事

雖樓市狂升,但入市前一定要考慮風險。


一個律師一個醫生 置業蝕200萬的故事

【經濟日報專訊】樓價愈高,市民愈想買樓,正當人人怨政府不出手幫市民上車置業,政府不斷提醒市民「97年的教訓」,但此刻,誰聽得入耳?

所謂前車可鑑,且看過來人的教訓,是否能令大家三思。一個是律師,一個是醫生,當年同樣賠上200萬元,今日他們都選擇租樓,儲足「彈藥」,樓價回落時才有本錢入市。

﹏﹏﹏﹏﹏﹏﹏﹏﹏﹏﹏﹏﹏﹏﹏﹏﹏﹏
勿太年輕買樓 租屋不失禮

每個年代的年輕人都夢想成家立室,高薪厚職的醫生,早在25歲已圓置業夢,未夠30歲便樓換樓買入無敵海景千呎單位,結果勁蝕200萬元,換來投資 智慧,頓悟買樓不可太年輕。如今醫生成熟了,決定不做房奴,並以過來人身份寄語年輕專業人士別物質化,當買樓如買名牌,直言租屋不失禮。

「上一代的人會說買樓保值,有錢就應該買樓,那就不會把錢白白花了。」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胡志遠,聽了老人言,95年買下人生第一層樓,那是價值240萬元的沙田    第一城    562呎單位。立室之餘,他同年還成了家,當時他只有25歲。

跨過了97年金融風暴,胡志遠的物業在98年維持240萬元,他在無賺無蝕的情況下賣樓,又以630萬元購入馬鞍山雅濤居千呎單位。「那裏最高去過900萬元,我買入時已經跌了逾20%,當時我沒想到個泡沫未爆完。」

630萬購千呎戶 430萬蝕讓

「我個單位在高層,有個很美的海景,那時常常拍日出與日落的照片。」胡志遠憶起當年的馬鞍山,新樓相繼落成,四處都是新設施,加上空氣清新,吸引了不少年輕專業人士買樓聚居,當然亦令不少人「損手爛腳」。

經過9個寒暑,歷盡金融風暴的餘波和沙氏的洗禮,胡志遠人生第二層樓的價值大跌32%,在07年7月只值430萬元,比當初蝕去200萬元,但他都要忍痛蝕讓,因為要遷居九龍方便孩子上幼稚園。今次賣樓後,他選擇租屋。

人要夠成熟 才抵得住誘惑

如今年輕醫生歎無力買樓,大學生說女友「無樓不嫁」,胡志遠以過來人身份說:「買樓時確不可太年輕,40歲後才應買樓,否則不夠成熟,沒有理財智慧,看不通宏觀經濟,而且容易會被經紀說服你,或用個豪華會所蒙蔽你,要個人夠成熟才抵得住這些誘惑。」

若一切可以重來,賠上200萬買置業教訓的胡志遠坦言,未必會賣掉第一城,或賣樓後改為租屋,總之人生不一定要做房奴。

「不少廿多歲的young professionals,如做i Bank、律師,都有點materialistic,覺得買到層一手海景樓就好似人家穿了LV一樣。做人應該腳踏實地,其實租屋都不會失禮。」

樓盤經紀多過客 才考慮買樓

經驗累積了智慧,胡志遠現選擇投資股票及基金,所得利息已足夠交每月4萬元的房租,未來尚待經濟周期回落,或退休前有需要,才再考慮買樓。
看通了經濟周期,又累積了投資智慧,買樓除了看海景、會所,還應看甚麼?胡志遠教路:「去到樓盤,如果經紀多過客,那才適合考慮買樓。」

﹏﹏﹏﹏﹏﹏﹏﹏﹏﹏﹏﹏﹏﹏﹏﹏﹏﹏
當年不蝕讓 恐律師牌不保

這陣子樓市狂熱,樓價愈升愈有,對於97年摸頂入市的律師錢志庸而言,這種狂熱似曾相識,97年也是人人見升不見跌,結果他換來一屁股的債。

買樓留下一代 卻苦了自己

這刻港人又為樓狂,他覺得香港人是吃了「毒藥」,每隔一段時間就毒發。如今他無樓一身輕,連他24歲的律師兒子也相信,不買樓,不當「房奴」,才是對自己好的方法。

錢志庸是律師,但連他也形容:「香港的樓……是不能有這麼多錢買的東西!」

錢的兒子今年才24歲,已是執業律師,但他也沒想過買樓。錢說兒子的理論是:「買樓是留給下一代,但苦了自己;不買都可以留少少(錢)給子女,自己可以享受真正人生。」

錢志庸年輕時在加拿大    留學    ,畢業後回流返港工作,讀工程出身任電腦顧問,91年以185萬元在北角買入第一層樓,是靠家人資助。

97年樓市狂熱時,他的自住單位已升價一倍達380萬元,有人問價他不賣,反而再撲入市,以490萬元購入北角海峰園另一個700多平方呎的單位,付了三成首期,當時年薪100萬元的他,可以月供8萬元。

4個月後,錢的單位升到580萬元,人家求賣,他仍不賣,但原來已是暴風雨前夕。

97年插水跌 還發夢會回升

97年7月之後,亞洲金融風暴令香港經濟有多差已不用多說,錢志庸的海峰園單位插水式跌至300多萬元,「我那時還日日在發夢,想一覺醒來樓價回升。」

結果等了2年,沒有工作,連夜校也教,每周8堂,再「靠老本」死供每月8萬元,最後連原本自住物業也賣掉,但也無補於事,惟有面對現實,賣樓離場,近500萬買入的海峰園,300萬賣出,蝕掉200萬,離場時還要找胞弟借數十萬元才度過難關,那也是不少負資產的經歷。

海峰園今日已升破97年高位,市值600萬至700萬元。錢志庸卻說,當年若非痛定思痛賣樓離場,可能已破產,連律師牌也保不住。

樓價跌至合理水平 才入市

錢志庸如今租樓住,他沒因此不敢再買樓,但要等合理價錢,「現在是息低才人人買樓,只要美國    加息;中小企借不到錢要裁員、結業,連鎖反應又出現,樓價不可能只升不跌的……」

他相信現在是儲錢的時候,當樓價回落到合理水平,才是入市時,他也會考慮買樓。

錢說,當年樓價大跌,他從沒怨前特首董建華    ;但今日樓價再大跌,民不聊生,他會怨曾蔭權    ,因為已是前車可鑑,政府為何沒有出招控制樓價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