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初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初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初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初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初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初版

2008年8月11日星期一

面對市場恐慌如何冷靜自處 (轉載)

當你知道自己的投資組合大幅跳水時﹐頭腦里會有什麼反應﹖


你大腦里的恐懼終端之一杏仁體可在12毫秒內對不安刺激作出回應﹐這個速度是你眨眼速度的25倍。當有一只狗對著你狂吠、一只蜘蛛落到你衣服上或是道瓊斯指數大幅跳水的時候﹐這些腦細胞就會受到刺激。

單單看到“市場崩潰”這幾個字就足以讓你的脈搏和血壓馬上產生反應﹐你的汗腺出汗量和肌肉緊張程度也會即刻上升。你的血液中會產生大量荷爾蒙﹐眼睛睜大、鼻孔張開。這些反應讓你對任何進一步的危險保持高度警覺。所有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下意識的、不知不覺中作出的反應。但如果你是用大腦里的恐懼神經在思考 問題﹐你就不可能成為一位智慧型投資者。

無數在2002年10月的股市大跌中倉皇出逃的投資者沒能享受到2003-2007年的市場盛宴﹐這期間股市實現了12.8%的年均回報率。在眼下這輪市場動盪中斬倉離場的人可能也會遭遇同樣的命運。

幸運的是﹐你是可以訓練自己的大腦在遇到市場恐慌時保持鎮定的。上週﹐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凱文•奧什納(Kevin Ochsner)博士的神經學實驗室呆了一個下午﹐嘗試了他所謂的“認知再評價”。

我坐到一台電腦前﹐看了一連串照片﹐每張照片之前都有“看”或者“重新評價”的要求。“看”是讓我對照片作出自然反應﹐不要試圖改變自己的感受。“重新評價”則是指應該對照片作出積極的解讀﹐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創造出另外一個不那麼情緒化的場景。

奧 什納之前提醒我早點吃午飯﹐並且少吃點﹐我那時一下子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說了。當我看到照片上一個男子的手、上面大部分手指剛剛被砍去的情景時﹐我不由得 倒吸一口涼氣。但我得到的指令是“重新評價”看到的內容﹐於是我強迫自己問這樣一個問題﹕這張圖片是否可能是恐怖電影里的一張靜物圖片。這麼一想果真產生 了神奇的效果﹐原來照片上模糊的血肉再看上去似乎有點像是塑料做的了。想到這兒﹐我也長舒了口氣。

如果我能忘了那些血淋淋的東西﹐你也能平靜地面對股市網站上那些鮮紅的箭頭。“情緒是可以調整的﹐”奧什納博士說﹐“但人們常常意識不到自己的感覺在多大程度上是由自己控制的。”

Heath Hinegardner
以下是一些可以用來控制恐懼的辦法。

-- 重新評價。別再想你為買那些股票或基金花了多少錢。相反﹐把它想像成一份禮物。設想一下﹐如果現在這“禮物”的價格比去年12月時便宜了20%﹐你是否就 會把它退回去呢﹖還是相反﹐你甚至會在大甩賣時再買一點﹖(如果對下跌的股票這麼想還是不能讓你覺得好受點﹐或許你就該把它們賣掉了。)

--置身事外。設想是別人遭受了這些損失。想想你可以問“這個人”一些問題、給他一些建議﹐比如﹕除了股價﹐還有什麼發生了變化﹖你對這只股票原來的判斷現在是否還適用﹖

-- 控制你無意受到的刺激。即使是看到別人受苦或者看到別人恐懼的眼神﹐你自己的杏仁體也會受到刺激。恐懼像流感一樣也會傳染﹐所以﹐儘量避開那些被股指波動 搞得神魂顛倒的人。在市場休市時最好少看電腦和電視﹔提前跟朋友或家人訂一個聚會時間﹐讓自己在市場交易時段不去關注股票。

--連續關注 自己的感受。試著填充下面這個句子﹕“今天道瓊斯指數收盤下跌(或上漲)了ˍˍ點﹐這讓我感到ˍˍ”。你的情緒不應該被由其他上億人組成的、本傑明•格拉 漢姆(Benjamin Graham)所稱“市場先生”群體的行為所左右。你沒必要因為“市場先生”痛苦也跟著痛苦。

最後﹐如果說市場是開放的﹐那麼你自己的投資產品應該可以完全封閉。安心睡覺﹐將任何賣出決定留到第二天再說﹐那時你的恐懼情緒可能已經煙消雲散了。聰明的投資者靠的是耐心和勇氣﹐而不是恐懼。

Jason Zweig
華爾街日報 (2008年07月21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