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凡著作

給未來準備
的財富


財經類
2017年9月



跟著價值走
的12堂課


財經類
2017年5月



財富未來


財經類
2016年4月



財商有價


財經類
2015年7月



積財有技


財經類
2015年2月



取之有道


財經類
2014年10月



永不當田雞


哲學類
2006年3月

2007年10月31日星期三

法律與自由

那天止凡飛往新加坡時,在填寫入境資料的單張上發現很大的警告字句,清楚說明有關運毒的罪行可被判「死刑」! 



是不是新加坡政府要對外國人打個招呼呢?其實新加坡的法律嚴厲、家長式管治,在香港時都有聽聞,到底法律跟自由是否有衝突呢?

個人認為法律的精神是很簡單的,不影響他人及社會的事情就盡可能不立法管制,但如果有些行為會影響他人的,就應該立法加以管制了。如果社會上只得一個個體的話,法律是沒有意義的,但超過一個過體時,要維持社會的秩序,就出現了法律這個東西。

所以法律應該是對維持社會秩序起作用的,而罰則應該適可而止,但我對香港的一些法律或罰則有點不認同,例如坐小巴時不佩帶安全帶有可能被判監禁六個月,目的可在呢?

立法者,應該平衡法律與自由,太著重管治或太著重自由,結果都不好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